42家储能企业的“俄罗斯轮盘赌”-中国储能网
2023 11/18 12:52:29
来源: 世纪储能

42家储能企业的“俄罗斯轮盘赌”

字体: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中国储能网讯: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在政策红利下,储能板块成为风口,进军储能成为为数诸多的企业的选择。

  行业称,蓝海已成红海,产能过剩已经显现,产品价格更是屡创新低。但依然难阻储能板块的引力,诸多企业相继跨界而入,据世纪储能不完全统计,截止到成稿时,2023年跨界储能的企业达32家。与之同时,有11家企业在储能板块折戟,或剥离储能业务,或预剥离,或黯然退市。犹如“俄罗斯轮盘赌”。
  
  32企强势跨界
  
  跨界储能并不是什么新闻。统计数据显示,在2022年有近30家企业官宣跨界储能,在10月至12月便有18家企业跨界。
  
  而上述数据主要集中在上市公司上,由企业公告或者相关新闻粗略统计而成,实际中跨界储能的企业数量要远远高于统计的数据。
  
  2022年跨界不乏名企,诸如通用汽车、小米、碧桂园、美的、国航远洋、盛虹集团等等,涉猎汽车、互联网、房地产、纺织、航运等多个领域。
  
  根据世纪储能整理而成的在2023年跨界储能的企业更是涉猎多个领域,诸如环保、地产、石油、电子、食品、酒业、涂料、陶瓷、家电等。
图片
  纵观跨界储能的企业,目的主要为两点,一种是在原有主业的基础上寻求新的增长极,另外一种则为主业发展进入瓶颈或者困境,跨界储能以便寻找新的增长业务。
  五粮液则是第一种目的的代表。
  
  4月18日,四川五粮液新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该公司的注册资本达10亿元,该公司由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五粮液证券部透露,集团确实在考察新能源领域,主要是光伏、储能方面。且集团看好新能源领域,因为也是跟国家的目标、方向一致。一时引起行业哗然。
  
  五粮液跨界新能源,行业认为并非无迹可寻。五粮液地处中国白酒之都宜宾,近年在新能源方面发展迅猛,日前更是被授予“中国储能产业新高地”称号,业界对其评价正在打造除了白酒之外的第二张名片。
  
  2019年,宁德时代落户宜宾。随之吸引来了昆仑电解液、伟能锂业、江西铜博、大族激光、远东铜箔、长盈精密、中材锂膜、科达利等多家企业。信息显示:宜宾已集聚了正负极材料、铜铝箔、隔膜、电解液、结构件等六大组件和回收利用项目超110个,投资额超2700亿元,预期产值超5000亿元。
  
  宜宾市政府规划显示,未来将继续借助“链主”企业招引关键配套项目,推动储能、软包电池等新赛道迅速起势。
  
  可以说宜宾给予了五粮液进军储能得土壤。
  
  6月,五粮液正式进军光伏。6月13-15日,和光同程发生两次投资人(股权)和注册资本变更,新增股东四川五粮液新能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等投资主体,其出资1666万元,在和光同程持股比例达到10%。和光同程董事长为通威股份原董事长谢毅。
  
  相对于五粮液,浪莎针织跨界储能则被评价为“或因业绩承压跨界”。
  
  2023年4月23日,浪莎针织发生工商变更,新增电池零配件生产、电池零配件销售、电池销售、电池制造等新能源相关业务。浪莎针织为浪莎股份集团兄弟公司,二者同属于浪莎控股集团旗下子公司。
  
  2022年浪莎股份实现营业收入3.27亿元,同比下降 18.82%;实现净利润1727.66万元,同比下降 14.37%。
  
  2023年一季度,浪莎股份营收6278.9万元,同比下降3.27%;净利润288.08万元,同比下降34.66%。
  
  营收、净利连续双降,其“暗淡”的业绩表现与新能源行业形成鲜明对比,因此也有了浪莎或因业绩承压而跨界储能的说法。
  
  毕竟此前浪莎有着“追光”的经历,虽然最后黯然收场,但是面对储能火热的赛道,跨界储能未尝不可。毕竟前有杉杉股份跨界储能成功的经历。“中国服装第一股” 的杉杉股份1999年进入锂电池材料赛道,现今其已经成为国内负极材料领域头部企业。
  
  服装板块进军储能其实近年并不稀奇,中银绒业、森马服饰、红豆股份等皆在此之前进入到储能领域。
  
  报喜鸟亦在5月跨界储能。
  
  2023年5月10日,报喜鸟宣布正式跨界储能。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浙江报喜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拟使用自有资金人民币1000万元与平阳源泉投资共同投资平阳浚泉养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定向投资新型储能解决方案、锂电池检测领域等。
  
  报喜鸟业绩在经历了2022年的低迷之后,在2023年迎来了复苏。
  
  三季度报显示,第三季度营收11.97亿元,同比增长14.80%;净利1.48亿元,同比增长23.28%。前三季度,实现营收36.67亿元,同比增长20.71%;净利5.55亿元,同比增长44.39%。
  
  在此情况下,媒体评价为“以期搏出一个全新生长的开始”。
  
  全球第二大电脑制造商宏碁同样选择了跨界储能。8月3日,宏碁公司董事会决议以每股新台币30元、不超过1300万股的额度,取得磷酸锂铁电芯企业长长利科技约11%股权。
  
  虽然宏碁远未到亏损的程度,但是其却面临着节节下滑的趋势。Canalys数据显示,2023年第二季度,宏碁在全球个人电脑市场出货量同比下降21.6%,市场份额则为6.4%,同比下降11.11%。
  
  相对于上述企业不亏损的局面,作为房地产企业的荣盛发展跨界储能则显得有些略失颜面。
  
  2023年5月29日,荣盛发展发布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荣盛控股持有的盟固利68.38%股权。盟固利主要从事新能源汽车用锂离子动力电池、储能用锂离子电池及锂离子电池关键材料的研发和产业化。荣盛发展称,此次收购有助于公司向多元化方向发展。
  
  对于颓势的房产,有着“1元股”的戏称。荣盛发展2020年至2022年三年期间业绩断崖式下滑,营收分别为715.11亿元、472.44亿元和317.93亿元,净利分别为75.01亿元、-49.55亿元和-163.11亿元。不过在其前三季度业绩有所回升。
  
  虽然储能板块前景看好,但是盟固利的业绩表现并不亮眼, 2021年至2022年,其毛利率分别为-25.9%和-14.83%,净利分别为-5亿元和-4.94亿元。同期,盟固利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6.4%和31.1%,远低于同类上市公司80%以上的产能利用率。因此荣盛发展亦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荣盛能否借助盟固利获得发展良机则需要结果验证了。
  
  相对而言,松发股份的跨界则是“另寻生路”。
  
  数据显示,松发股份自2021年业绩开始出现大幅亏损,2021年、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度,公司净利润分别亏损3.09亿元、1.71亿元及0.4亿元。日前发布的三季度报显示,前三季度营收约1.56亿元,同比减少20.36%;净利亏损约6346万元。
  
  除企业跨界而来之外,马云进军储能领域亦被行业所热议。
  
  11企黯然折戟
  
  跨界做储能,赚钱吗?对于部分企业而言的确如此!
  
  世纪储能梳理20家“光伏系”储能企业上半年业绩时发现,其总营收超3289亿,净利超344亿。在储能方面,上能电气储能业务营收更是同比增长2048.15%,易事特营收增幅则为1234.19%。
  
  伴随着诸多企业的跨界,据世纪储能统计,在2023年,亦有11家企业折戟储能。
  
  图片
  
  珈伟新能折戟储能,如果严格来说应该划在2022年的范畴之内。相较于诸多近两年跨界储能不同,其在2016年便进军储能。彼时,其成立珈伟隆能进入锂电及储能产业。但在2022年4月28日,珈伟新能发布公告称,接到控股子公司珈伟隆能的停产报告。公告披露,过去两年因公司资金无法及时筹措到位,导致公司经营未达到预定目标,近几年持续处于亏损状态。根据公司规划, 未来储能业务重点为锂电池OEM生产和下游储能电站业务的系统集成,不再将锂 电池生产作为未来发展方向。
  
  2023年2月7日、8日和9日连续三个交易日珈伟新能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30%以上, 2月9日,珈伟新能发布“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再次指出,公司不再将锂电池生产作为未来发展方向,公司相关的锂电池制造已经停产,已不具备研发、生产锂电池的相关条件,公司开发光伏电站及工商业储能项目所需的锂电池,也将通过集中外采的方式进行。
  
  不过对于珈伟新能股价的突然“暴走”,市场认为与锂电池概念股相关。
  
  相较珈伟新能的“决绝”,明冠新材退出储能业务并非因为单纯业绩原因。
  
  2023年4月25日,明冠新材公告称,以4540.338万元的价格将其直接持有的博创宏远35%股权,转让给陕西安康高新。博创宏远是一家专业从事锂电池正极材料及其原料磷酸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科技企业。
  
  后,明冠新材表示,将撤出锂电业务,短期内不会再通过其他方式布局锂电。但对于出售博创宏远的原因,明冠新材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表示这是商业市场变化导致的。
  对于明冠新材出后博创宏远有不同的说法,但并未有明确的官方说法。
  
  厚能股份停止储能业务则是源自于规模和设备问题。在其2023年9月12日发布的公告中,其称因锂电池生产规模小及设备陈旧原因,导致生产成本较高,不适应市场需求,公司决定停止锂电池生产,公司其他业务正常开展。
  
  在9月18日,其再发布公告,将所持有的辽宁厚能智能机械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出售给秦皇岛劳尚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出售金额为人民币 0 元。厚能智能的业务中包括电池制造,电池销售,蓄电池租赁等。
  
  对于昆仑万维的退出储能原因则为“新董事长强烈建议”。
  
  2022年12月4日,昆仑万维宣布,为公司长期发展储备新的增长点,由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宁波点金及昆诺天勤分别出资2.2亿元和8000万元,获得北京绿钒60%的股权,并由昆仑万维董事长金天出任北京绿钒董事长并担任法定代表人。可见昆仑万维对储能板块的重视。
  
  北京绿矾在今年七月更是与承德燕北达成合作协议,双方决定合作设立电解液制造合资公司。
  
  然而, 9月12日,昆仑万维对外发布,董事长金天辞任,由总经理方汉接棒。金天董事长的任职期仅为两个月。
  
  9月13日,昆仑万维便公告称,拟将全资子公司宁波点金和昆诺天勤所持北京绿钒50%的股权及未来可转成10%股权的可转债,转让给公司实际控制人周亚辉,预计交易对价为4亿-4.5亿元。交易完成后,昆仑万维不再持有北京绿钒的股权及债权,后者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在公告中,昆仑万维表示,在新任董事长方汉的强烈建议下,董事会与实控人协商,为更好的聚焦于AGI和AIGC业务,以减少外界对于公司多元发展方向的疑虑。
  
  在折戟的企业中,松发股份的历程则相对简单,历时四个月。
  
  2023年6月12日,松发股份发布《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暨签署资产购买意向协议的提示性公告》,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向宁波利维能购买其持有的安徽利维能不低于51%且不高于76.92%股权。
  
  安徽利维能,是一家主营业务为储能和轻型车动力电池及其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锂电池生产企业。
  
  然而在2023年10月20日,松发股份发布公告称,鉴于股权收购事项自筹划以来市场环境己较筹划之初发生较大变化,交易各方就交易对价、业绩承诺等交易方案核心事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经充分审慎研究并与交易对方友好协商,交易双方一致同意并共同决定终止本次交易事项;股东林道藩与宁波利维能此前约定的2619.96万股上市公司股权转让计划也一并终止。
  
  而在此期间,松发股份多位股东高位减持套现。因此,有着松发股份的跨界之举是“希望跨界提振主业,还是仅仅通过一纸公告提升股价,方便减持”的质疑。松发股份工作人员表示,此前的重组计划尚未上会审议,因为考虑到锂电市场现状等多种因素决定终止,后续是否有新的重组计划,目前尚不可知。
  
  
  相对以上企业,宋都、未来、必康三企的收场则相对“惨淡”。
  
  宋都为知名房企,其布局储能亦是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2022年1月,其发布公告称,拟投资5亿元成立子公司宋都锂业。同年3月,宋都与与西藏珠峰、启迪清源于签署了合作协议,拟开展锂电业务。然而在8月,宋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西藏珠峰单方面宣布解除了与宋都锂业的合作协议。坊间有观点认为宋都有“蹭热度”之嫌疑。2023年7月,宋都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 A股退市。
  
  2022年12月1日,上海智汇未来医疗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未来”)发布公告称,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瑞福锂业70.00%股权。瑞福锂业从事锂盐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23年5月22日,未来发布公告宣布退市,其股票终止上市。
  
  2023年6月10日,延安必康发布“关于收到股票终止上市决定的公告”。7月12日,其再发布“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暨摘牌的公告”。其控股子公司九九久科技在年初计划新增35000吨六氟磷酸锂和10000吨六氟磷酸钠的生产能力,以达到年产50000吨六氟磷酸盐生产规模。
  
  32跨界,11折戟,面对汹涌而至的储能板块,行业预判红海局面要来得比预想中的早一些,定位、技术、人才、实力等无不对企业提出更高的要求。只有生存下去才有可能分得蛋糕。
  
  某能源企业相关负责人仅以储能系统集成商为例,其认为很多还在解决生存问题,而明年可能80%会倒下。那其他板块又将如何?漫道如铁!
【责任编辑:欧阳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