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储能网欢迎您!     主管/主办: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储能应用分会
让你掌握储能产业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数字能源网 > 数字能源研究报告  返回

中国移动的4G独角戏终结

作者:郑浩榕 华薇薇 李潮文 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发布时间:2014-07-18 浏览:

中国储能网讯:中国移动在4G大战中率先出手,一切并没有预想的乐观。

对中国移动来说,过瘾的独角戏可能唱不下去了。

过去6个月中,中国移动成了实际上唯一一家推出4G服务的运营商。

根据6月24日一场两岸通信业交流会上公布的数据,中国移动的4G用户数突破了1000万—与年终目标的5000万距离不小,但作为一项新的商用技术,这样的起步速度算不上差。

先发优势恐怕很快就要结束。

三天后,中国工业与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正式批准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16个重点城市的4G混合组网试验。这两家运营商终于得以小范围开展FDD制式标准的4G业务。

联通和电信对此期盼已久。

去年12月初,工信部向中国的三家电信运营商同时发放了基于TD-LTE标准的4G业务牌照。尽管TD标准也是目前国际认可的4G标准之一,但联通和电信因为自身3G技术标准所限,也无力像移动那样投入建设TD-LTE网络,所以一直盼望更为主流和便于过渡的FDD牌照。客观上,若FDD牌照早些发放,移动在4G业务市场上的独角戏唱不了那么久。

但三足鼎立的局面不会就此出现。时至今日,中国移动的对手远不止两家,虚拟运营商的大量涌现同样将影响用户的选择。电信甚至与虚拟运营商京东联手,在7月初将20万张FDD-LTE的4G号卡的预约抢购首发权交给了京东。

除此之外,一个很可能在未来影响电信业格局的角色“国家铁塔公司”在7月11日成立,它将对中国移动最雄厚的建网优势形成威胁。

随着独角戏的落幕,4G时代的真正挑战也随之而来。

中国移动是在一种低落的士气中推动4G的。

5年来,这个曾主导2G时代的运营商受困于种种劣势尤其是制式标准,在3G时代失去了此前的垄断地位。尽管从体量上看,移动仍远超另外两家运营商,到2013年年底用户数为7.67亿,总营收6302亿元,每天贡献的净利润就高达3.33亿元—总计超过了三家合计利润的八成,但这却是它15年来净利润的第一次下滑。

更要命的是高端用户的流失。移动在3G上的TD-SCDMA网络只能在国内使用,且表现欠佳,而联通和电信凭借更好的服务抢走了他们。移动的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连续五年下滑。

好了,4G终于来了。中国移动的TD-LTE网速比此前有质的提升,在全球也有包括日本软银在内的运营商愿意采纳。早在2012年,中国移动便开始在中国部分城市试用了这个网络。

2013年年底,中国移动正式引入适用移动3G/4G网络的iPhone 5s和iPhone 5c。在终端方面获得苹果公司的支持,这对运营商是种鼓舞。

种种迹象,令中国移动上上下下将4G视为一个不容有失的机会。在过去半年中,他们也利用先发的投入和技术优势,迅速加大对4G的推广力度。

“大家就是感觉公司这么多年来终于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一名广州移动的中层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最直接体现对4G投入力度的是基站的建设速度。在新技术应用的早期,基站的覆盖率和网络质量仍是关键。

中国移动在基站方面布局较早,并在去年年中完成了一笔200多亿元投资规模的设备招标,计划到当年年底建设完成20万个基站。为完成这个任务,除了最大程度调用像华为这样的设备商的人手外,“中国移动只要能搞建设的人都去搞建设去了。”一名华为总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中国移动下属地方公司也对此热情高涨。西安并没被列入最早的试点城市,在没有集团批准的情况下,省公司自费搭建4G网络,“不止一家省公司这么做,它们认为如果4G设得早的话,可以控制现有客户的流失。”这名华为人士说。

不过,这个目标最终没能实现,“到去年年底可能只建成了七八万个基站,”一位中国移动总部的人士说,“这跟采购不到位等原因都有关。”

这也使今年年初的建站压力备增,北方不少城市在寒冬继续施工,春节也没休息几天。由于部署TD-LTE网络的频段资源是由工信部来分配,结果又大多数属于高频段——高于以往的2G和3G,而频率越高,发射时衰减越大,覆盖范围随之缩小。在技术上这要求运营商基站密度足够高,信号才能全面覆盖。

为此,中国移动不仅要在旧有基站上升级设备,而且还要寻找新的站址。最开始他们把网络重点站址放在道路、写字楼、商场、地铁等地方,以让更多主流人群可以体验。但对三家运营商来说,近几年新建基站除了在企事业单位基本顺利外,来自商场、住宅的物业及相关小区居民的阻力越来越大。

这些区域的“入场费”构成了基站建设的成本。中国移动希望在哈尔滨一个商场的楼顶建一个基站,商场报价为1年8万元,双方谈不拢。

建设之外,中国移动第一次需要同时维护和优化从2G到4G的三张网络。不同于中国联通可以从目前3G的WCDMA制式平滑过渡到FDD-LTE,中国移动向4G的升级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更多。

在iPhone刚接入移动4G网络时,通话仍要回落到2G来进行,拨号等待较久或通完电话在十几秒内无法回复到4G等状况频发,这也是早期优化部门着力去解决的一个问题。

在新网络发展的初期,用户很容易感觉到不同网络之间的落差。“考核指标主要还是开通4G业务后平均的下载速率,”广东一家移动市属公司的一名优化部门员工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今年确实是进移动之后工作强度和压力最大的一个阶段,对全网优化的工作量跟之前完全不能比。”他从2G时代就在中国移动工作。

过去,中国移动是网络建设最具优势的本土运营商。83万个2G基站使它在通信快速普及的十年里赢得庞大用户群。即使是被动运作的3G,中国移动也建了45万个基站。

4G激发起中国移动对基建的热情。今年的基站指标达到50万个,尽管多是旧基站升级而来,但投入也不小。在中国移动今年2252亿元的开支预算中,44%将用于移动通信网,与4G相关的比重占到33%。这个预算同比增长超过两成,明年还会继续加大。

尽管现金流较为充足,从财务角度来看,下滑的利润仍难以支撑如此庞大的支出。质疑的声音出现在今年5月的股东大会上,有些股东提示资本开支过高。

不缩减是不可能的了。

最近两个月,中国移动停止了2G网络的建设,也发出3G终端的清仓通知—重心全部调整到4G上来。

截至6月,中国移动已有32万个4G基站投入生产,覆盖300个城市。该公司相信,只要保持住这个先发优势,这一年的效果会在年底显现。至少从目前数据来看,4G用户的ARPU值比普通用户高出3倍以上,而他们评价每月使用的数据流量也要10倍于普通用户,4G的流量已经占到总流量10%。

就在中国移动在艰难推进4G的时候,又一个“X因素”突然出现了。

由三大运营商组建的国家铁塔公司最近公布了管理层名单:中国移动副总裁刘爱力出任铁塔公司董事长,中国联通副总经理佟吉禄将担任总经理,中国电信一位高管担任副总经理。这个名单对应着移动、联通、电信的持股比例为4:3:3。

铁塔指代的是运营商搭建信号网络的基础设施。在一个流传最广的三年方案中,到2014年年底前,铁塔公司将负责所有新建铁塔,三大运营商均要向其租赁,明年开始陆续收编三大运营商的存量铁塔和基站站址。

这个强制性的“三国”局面主要是为解决基础网络的重复建设问题,希望提高利用率,并降低新站址获取难度。为此,工信部做过不少准备,但一直进展缓慢。“在之前有限的竞争环境下,网络覆盖的质量成为三大运营商之间的核心竞争力。各家都要考虑自身不同网络包括固网的需求,而且也担心彼此之间的设备会互相干扰。”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说。

据野村证券早前的估算,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拥有的通信铁塔数分别相当于中国移动的28%和46%。铁塔公司的成立或不会彻底改变悬殊的对比,但会整体提升网络利用的有效性。“这种网络共享更可能是在偏远地区实行,如果在大城市也共享,我想未来将无法满足用户网络带宽的要求,且运营商将无法区隔自己。”咨询机构ForresterResearch基础设施与运营领域首席分析师Bryan Wang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更大的威胁来自FDD-LTE——尽管此次发放的还不是正式牌照。为防止用户转移,中国联通近期采取了一个讨巧而有效的方法,推出一款名为“4G/3G一体化”的套餐,实际上用的还是联通升级了的42M的3G网络。

联通的用户增长在变缓,4月的新增3G用户数是2011年8月以来的新低值。而电信的情况更糟,它的3G总用户数已连续多月减少。联通和电信对FDD-LTE业务的期待,会给未来的竞争增加不确定性。

今年影响中国移动的政策还包括运营商网间结算政策调整、营改增的实施、移动通信业务转售的真正启动,加之4G建设上的大规模投入,都可能使中国移动28%左右的利润率在未来几年下降一半。

中国移动利润至上的经营思路将被迫做出改变。

“从去年上市公司的利润看今年肯定也是降的,即便不考虑内部也有外部的不利政策,所以内部也想利用这个机会,给自己松松绑,挤挤水分,”移动总部的员工说,“领导层觉得可以放水养鱼,但不要把市场丢掉,希望大家看得长远一点,储备能力,这两年要忍受一个业绩上的谷底。”

5月,中国移动做出资费改革,降低了4G套餐费用。这是他们试图推行集中化管理的一个措施。

“联通在3G时代就完成了这个事,从前台到后台做了很多工作。移动觉得在流量经营的时代更需要全局操盘,提出六个统一。但现在强调得最明显的就是统一资费。”该移动总部员工说。

新的方案取消了被诟病已久的区域漫游费用,也加入了更多的流量套餐和玩法,最低的档位也从每个月88元降到了58元。这个姿态甚至比以优惠为卖点的虚拟运营商还要积极。

与联通和电信通过虚拟运营商拓展客户不同,移动更希望将原先庞大的2G用户尽快网内升级转到3G/4G上来,虚拟运营商的出现更像是来争夺现有的客户。“我们更担心的是,虚拟运营商作为一个搅局者,把你的价格体系都打乱了。”移动总部人士说。

实际上虚拟运营商也很难在这样的局面里赚钱,最终定价权还是捏在了基础运营商手中。“这几家可能都不是简单地希望从电信服务里面赚钱,更重要的是完整的用户体验及用户绑定。”Bryan Wang认为。

但像阿里和京东这些拥有强劲的线上渠道且打法灵活的互联网公司,越来越无法被传统运营商忽视。在过去两年,像微信这种OTT早已让运营商尝尽苦头。

“随着微信的发展,手机号码的唯一性和联系性都在弱化。”广州移动一名客户部管理人员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一个出路就是自己革自己的命。在今年的巴塞罗那移动通信展上,中国移动推出了一个RCS(融合通信)计划。当LTE的技术继续演进到VoLTE(Voice over LTE),未来的4G网络将会完全IP化,即无论数据还是语音都将走流量的形式。而移动将会把手机中原有的通话、消息、联系人三个部分做相应的升级,用户无需单独安装其他应用,就可以直接像微信等一样发送文字、图片—以往的语音短信业务将会被流量业务所替代。

这是移动另一个紧迫任务。中国移动总裁李跃在年初就表示,计划今年年底实现VoLTE商用,而RCS全面商用的时间表是明年年中。

“明显能感到移动很着急,对网络和终端供应商都催得很紧。有时都是到下午5点才通知我们明天到哪里出差一趟,”一家正在参与VoLTE试验的终端厂商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以前还有计划,现在订了的临时都会变。”

RCS的实现难度同样不低。它需要寻求产业链各方面的支持—从芯片到终端再到其他的运营商,尤其是后者愿意互通。

“有了这个能帮你把手机卖得更好吗?其实我们心里是嘀咕的,不是特别明确。”一名三星中国区曾对接过移动的管理人员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移动也清楚,未来的竞争需要应用和服务。但移动还没展现出对不畅的内部创新机制的解决能力。

4G时代的视频一直被认为可能率先突破。“很不好做,我们现在唯一的优势只能说是管道和流量。”一名中国移动手机视频基地的管理层人员告诉《第一财经周刊》。许多视频网站之前和运营商合作推出了流量包,但效果时好时坏,“还会影响省公司的利益,但互联网公司很灵活,这家不要可以找那家,”他说,“所以我现在比较痛苦。”

中国电信已率先发起挑战,就在他们最新推出的4G套餐中,最低门槛已经降到49元,而且相比移动同档位的套餐流量翻了两倍。

竞争正变得越来越激烈,传统运营商的地位依然稳固,但互联网对它的侵袭还在继续。在人才上,它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容易吸引年轻人。

“一线基本留不住新人,一两年,有好机会就走了。”一个佛山移动的市场人员对说。

过去5年在移动内部被称为“指标5年”,面对受限的3G制式,移动对员工的考核却更为严苛。“KPI是虚高的,这让我们压力都非常大,很多时候就要想方设法去注水完成指标,很多时候新用户都是凭空做出来的,”这名市场人员说,“现在的调整在我们这里还完全没感受到”。

“现在有4G这个重头戏,我更希望公司能借此来一个转身,否则感觉积重难返。”他最后说。

只是从更长远看,先发制人的4G优势不称其为真正的优势,中国移动又将重新站到一个起点上。

分享到:

关键字:中国移动 4G 虚拟运营商

中国储能网版权说明:

1、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代表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立场或证实其描述。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请在30日内进行。

4、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3661266197、 邮箱:ly8351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