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数字能源网 > 新闻报道  返回

宁德时代储能深度复盘:从第一走向另一个第一?

作者:王珂 来源:储能100人 发布时间:2020-05-11 浏览:
分享到:

“猪真的会飞吗?当台风走了,猪的下场是什么?”

三年前,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给旗下员工群发的一封题目为《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的邮件中,要求那些洋洋自得的员工,警惕政策壁垒放开后的残酷市场环境。

三年后,宁德时代再次蝉联全球动力电池销量冠军,实现“三连冠”。

4月底,宁德时代披露了上市以来的第二份年报。在过去的2019年,这家电池供应商营收增长了近55%,达457.8亿元;利润也大涨三成,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6亿元。

同期,宁德时代进一步扩大动力电池市场份额达到了创纪录的51.01%,借此进一步拉开了与第二名比亚迪之间的差距。

这份成绩来之不易,由于补贴退坡,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告别了高速增长时代,去年罕见地出现了十年来首次下滑的情况,全年销量为120.6万辆,同比下降4%。

行业下行,拐点已至。如何寻找电动汽车以外的增量市场成为众多电池企业的当务之急,宁德时代也不例外,其动力电池占有率在国内市场已超过“半壁江山”的情况下,向上增长的空间已经十分有限。

眼下,储能正成为宁德时代的下一个战场。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早在2016年曾表示,储能未来的市场规模甚至可能超过动力电池,甚至可以用万亿这样的产值来衡量。

十年储能路径:先抑后扬

2020年是宁德时代进入发展的第10个年头,动力电池业务一路高歌猛进,可以用“顺风顺水”来形容。与动力电池耀眼的光环相比,宁德时代的储能业务少为人知。实际上,根据宁德时代的官方介绍,自成立之日,就确定了两个主要的业务方向,一个方向是动力电池,另外一个方向就是做储能。

宁德时代正式涉足储能领域甚至早于动力电池,2011年年中,备受关注的张北国家风光储输示范工程电池招标结果出炉,宁德时代的前身ATL作为五大电池供应商之一,中标4MW×4h的磷酸铁锂电池系统,这也是宁德时代开展储能业务的最早追溯。

但在随后的年月里,或许是动力电池战略优先,也或许是储能时机尚未成熟,宁德时代在储能领域里一直默默无闻。不仅在国际上与竞争对手比亚迪相去甚远,在国内的项目招标中也鲜见宁德时代的身影。

“储能100人”翻阅宁德时代历年财报发现,2014-2019这六年,储能电池的营收在总营收比例占比分别为5.11%,1.56%,0.26%,0.08%,0.64%,1.33%,储能业绩起伏较大。

虽然自成立伊始就将储能作为公司的战略之一,即使在储能占应收比例最低的2017年,宁德时代也坚持在财报里将储能板块进行单独披露。但给外界的感觉是,宁德时代一直在储能领域尚未开始发力。

2018年是国内储能产业的一个转折点。一方面,动力电池的高速发展,让锂电储能系统性能不断优化,成本快速下降,储能的经济性拐点已经到来;另一方面,电网公司开始大规模投资储能,在国内掀起了储能热潮,表明储能已成为电力系统的刚需。

从宁德时代看这一年也是至关重要。先是2018年6月,宁德时代与福建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福建省电力勘测设计院完成晋江GWh项目签约,项目计划总投资24亿元。

然后是10月份,宁德时代竞标获得鲁能海西州50MW/100MWh多能互补储能项目,该项目由宁德时代独家供应电池。

更重要的一件事是在公司架构上,宁德时代开始设立储能事业部,将储能列为重点发展业务,以适应市场的快速发展。

与之前的招股说明书相比,宁德时代在2018年的财报里,对储能业务描述的笔墨也明显开始增多。“公司一方面通过加强自身的市场推广力度和研发投入,另一方面通过与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合资合作,以持续增强在储量领域的技术和产品储备,前期储能市场布局及推广开始取得成效。公司将采取‘全球销售、区域深耕、部分场景重点打造’的整体策略,以欧美、澳、韩日、中国四大区域为主战场,多渠道、多模式实现业务增长。”

在产品方面,宁德时代官网资料显示,针对储能不同应用场景宁德时代主打“92Ah、120Ah、240Ah”三款电芯,可提供从电芯到模组、电箱、电池柜等产品。此外,据宁德时代内部人士介绍,其主打长循环寿命的271Ah & 280Ah电芯目前已完成UL 9540A测试,实现规模化量产。

2018年宁德时代储能营收1.89亿元,是2017年的11.8倍,2019年在此基础上增长超过2倍突破6亿元大关。经过前期的布局和导入,宁德时代储能业务正在进入发展的快车道。4月25日,宁德时代发布2020年度预计关联交易的公告,预计2020年度向时代星云、国网时代等关联方销售储能产品超过20亿元,如若上述计划得以实现,宁德时代2020年的储能业绩还将以数倍的速度增长。

动力电池扩张下的储能协同效应

2020年,当外资动力电池企业开始涌入中国,宁德时代却开始向外主动出击。在疫情尚未结束的情况下,宁德时代便开启了新一轮的增资扩产。2月27日,宁德时代宣布拟投资逾300亿元,扩产宁德湖西、江苏时代、四川时代和宁德车里湾等项目,扩产规模达97 GWh,其中20亿用于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155亿涉及储能电池的研发与生产。

4月13日,宁德时代再度发布公告,拟将境外发债额度由之前的8亿美元提升至30亿美元,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补充公司境外项目建设资金、偿还金融机构贷款和一般公司经营用途。

此刻的宁德时代,不可谓不孤注一掷。不管市场千变万化,扩张仍在加速,根据“储能100人”统计,其未来扩张产能选择的地点为福建、青海、江苏、四川、广东和德国。截至2019年底宁德时代11项“重大在建工程”投资预算合计达693.44亿元。


宁德时代2017-2022电池产能规划

2019年末宁德时代总资产1013亿,其中货币资金为323亿,净资产为420亿元,资产负债率58%。有雪球投资者分析,宁德时代的货币资金虽高达323亿元,但真正速动自由的资金量却只有不到100亿。要持续扩张,考验宁德时代的对外融资能力。

“动力电池产能虽然整体过剩,但优质产能仍然稀缺。”这是宁德时代选择扩张的核心逻辑。在新能源汽车补贴不断退坡的背景下,许多电池企业都是昙花一现般的存在。有分析认为,外资巨头重返中国,宁德时代这一地位并非牢不可破。

但从2019年行业的发展态势来看,宁德时代的营收利润增速远高于行业整体的增速,说明行业的马太效应非常明显,份额在向头部集中。宁德时代电池系统的产能达到53GWh,在建产能22GWh,产能利用率接近90%,而行业的平均水平为40%左右。

储能电池和动力电池互为一体两面,相互促进,相互依存。宁德时代储能业务之所以能快速成长,也与其动力电池业务息息相关。动力电池作为宁德时代的看家业务,唯有动力电池地位稳固,其储能业务才会更好地实现借力。

兴业证券的分析认为,在动力电池方面,宁德时代在行业上、下游均占据强势地位,在电池主要原材料钴、锂、镍端均有布局。由于储能电池与动力电池在电芯原材料方面基本相同,因此储能电池也会受益于公司的动力电池资源优势。

此外,动力电池庞大的规模效应也在带动储能系统成本节节走低。2019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单位成本仍在下降。通过动力电池的营业成本和销量来看,宁德全年出货的动力电池销售价格已下降至1.08元/wh,其中2019年Q4出货均价已降至0.9元/wh,动力电池系统的单位成本为0.67元/wh,同比降幅为10.7%。

2019年宁德时代在储能领域到底有多少出货量?宁德时代虽没有单独披露,但宁德时代在年报提到,2019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实现销量40.25GWh,而后文中的电池系统总销量为40.96GWh,由此可知,其储能系统销量大约710MWh。

根据宁德时代披露的储能业务毛利率数据来推算,其储能系统销售单价大约为 0.86 元/Wh,单位成本大约为 0.53元/Wh,与2017年相比,销售价格下降幅度超过50%。

销售价格不断下降也与宁德时代的库存大幅增加有关,2019年末,宁德时代电池库存同比增长89.73%至10.53GWh,可以预期的是2020年宁德时代的电池价格还有不少下降空间。

抢占C位:合纵连横与上下游一体化

2019年两会上,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就做了关于储能的建议,一是针对风能和光伏发电的间歇性特点,在西部大力建设光伏和风力发电设施并配套建设锂离子储能电站,来减少对电网稳定运行的影响,提高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和发电占比;

二是加快推进西电东输,为新能源汽车提供清洁的电力能源;

三是通过大规模推广新能源汽车,使之成为分布式储能设施,与电网智能互动,发挥移峰填谷的作用,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2019年年中,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高工锂电储能大会上表示,储能的应用出现两个明显的趋势,一是从示范性应用向运营性应用转变,二是从小规模系统往大规模系统转变。锂离子电池作为储能系统的介质,将是市场的最优选择。

这是宁德时代两个核心人物最近就储能在公开场合少有的表态。

凭借着超强的规模与品牌优势在全球范围内笼络了众多的储能合作伙伴。迄今为止,宁德时代先后与福建省投资集团、星云股份、科士达、易事特、国网综能、福建百城新能源、Powin Energy、Next Energy and Resources等成立合资公司或战略签约,宁德时代在与上下游客户合作上并不仅限于供应电池,更多是采用合资或参股公司的方式进行深度绑定。

这些合作企业既有终端客户,也有PCS、BMS等领域企业。纵观宁德时代的储能布局,不难看出其正在搭建一条覆盖上中下游的完整的储能产业链。这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与国网的合作,双方合作不久便开启了新一轮的“跑马圈地”,除了在新疆成立项目公司外,双方还计划在福建宁德规划GW级储能工程项目,在山西建设大型独立储能电站。

要知道,毕竟整个2019年中国国内储能市场容量仅为数百兆瓦。国网时代的诞生对于当下的储能行业来说,可能会产生“鲶鱼效应”。

在国内,除了供应储能电芯和PACK产品外,宁德时代也开始涉足系统集成。由宁德时代与星云股份成立的合资公司时代星云主要定位就是围绕储能产业链,重点对大数据软件服务、储能用BMS、系统集成等进行研发和生产。据介绍,该公司未来将致力于成为储能和智能电站领先的系统集成商。

这家公司由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亲自挂帅。时代星云内部人士称,2019年是时代星云为储能全力蓄力的一年,2020年公司不断招兵买马,已将不少行业资深人士纳入麾下,目前已打造了近百人的团队。

时代星云的官网显示,公司以电子电力变换技术为核心,提供风光储充检一体化解决方案。其对外资料宣称,其储能系统度电次成本为0.3元,系统初投资目标小于1元/Wh。

涉足系统集成,对宁德时代来说,这是一个微妙的定位。如果像比亚迪一样将自身的产品延伸至系统集成领域,是否会与产业链上下游相关客户、合作伙伴形成直接竞争?宁德时代会帮助合作伙伴成为更强大的竞争对手吗?

宁德时代选择此时不断加码储能,显然有自己的判断和逻辑。在电池领域深耕多年的宁德时代,能否用自己手中的牌,将储能板块打造成继动力电池之后的又一个王国?

关键字:宁德时代 储能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