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市场二级 > 动力电池市场2 > 矿产资源  返回

锂盐春秋:从资源禀赋到综合实力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2020-06-22 浏览:
分享到:

上周,新浪财经撰文《再看电动车价值链:微笑曲线正逐渐形成》,梳理并分析了新能车锂电产业链上主要节点类型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和发展趋势,得出了行业微笑曲线正逐渐形成的结论。

文章发出后获得了一些行业垂直媒体的转载和讨论。从这两周市场的表现情况来看,一些新能车企业已经走出了结构性的牛市行情,股价开始创出新高。

但事实上去年至今,锂盐产业整体过的并不轻松。一方面,锂盐出货价格持续承压;另一方面,下游需求尚未完全释放。

那么当前资金追逐于此的市场核心逻辑到底是什么?不同企业又在当前环境下拥有何种竞争优势?新浪财经本周将紧接前文,进一步梳理并分析微笑曲线上游端——锂盐产业的经营现状、竞争格局和发展趋势,以供参考。

趋势:得氢氧化锂者得天下

锂盐行业受到各界关注可以追溯到2015年,彼时行业受高额的补贴刺激,使得下游新能源车产量爆发,锂盐需求飙升。

但在供给上,各大锂盐企业遭遇产能瓶颈,一度令当时主流的锂盐产品碳酸锂价格暴涨,2016年-2018年间,国内电池级碳酸锂的均价达到了近14万元/吨,产品平均毛利达到了50%。

高收益的驱使下,一方面,行业龙头公司开始快速扩张;另一方面,市场也有新人入局。一时间碳酸锂的供给出现激增,而需求端却并未如期跟上节奏,同时补贴开始滑坡,很快市场便出现了供过于求的局面。

2018年底开始,锂盐企业便进入了下行周期。从公司公告披露的信息来看,目前国内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已连续数月维持在5万元/吨左右,该价格已跌回至电池级碳酸锂2015年启动前的水平。

某资深新能源行业研究员告诉新浪财经,5万元/吨差不多已经接近一些锂盐企业的成本价了,再跌的可能性比较小。就目前来看,锂盐企业已经历完成了一轮典型的产能瓶颈、商品涨价、扩产、商品降价周期。

“前段产能的持续出清,叠加国内外政策再度加码新能源,需求端有望迎来景气,锂盐行业或将进入新的发展周期。”上述新能源行业研究员表示,国内外一线的锂盐企业雅宝、赣锋锂业、Livent等,甚至二三线的公司,如广西天源、天宜锂业、致远锂业在2020年或都有新产能投产。

不过,从各公司投产的方向来看,与2015年开始的那波锂盐扩产潮主打碳酸锂产品不同,本次的投产重心似乎更多的放在了氢氧化锂这个产品上。

“这主要和下游需求的变化有关。”某锂盐产业人士告诉新浪财经,随着市场对动力电池续航里程以及成本控制的提升,高镍三元材料成了松下、三星SDI、LG化学等国外动地电池厂商主要的发展方向,而高镍三元材料中的主要锂源正是氢氧化锂。

实际市场价格也能验证上述人士的观点。今年以来,国内电池级碳酸锂的每吨价格今年仍在回落,截止6月19日已跌至44300元/吨的水平,侧面反映了当前碳酸锂去库存仍在进行时。相反,含锂量更低的氢氧化锂价格率先挺住。截止6月19日,氢氧化锂每吨报价52000元,与年初相比基本持平。

图表 1 碳酸锂与氢氧化锂市场价走势

据了解,在三元正极材料中,镍含量越高,电池的续航里程越远,同时也能带来材料度电单耗下降,并使得其他材料以及人工制造成本有望摊薄10%-15%。

图表 2 不同锂源材料的电池能量密度及续航情况

事实上,从2019年开始,氢氧化锂的需求增量就已经超过了碳酸锂,且这个趋势仍在扩大。长江证券在其研报中测算,2020年将会是氢氧化锂需求爆发元年,需求增量将达5万吨,同比增速71%。2021年氢氧化锂需求总量或将超过碳酸锂。从2020-2025五年长期维度来看,全球氢氧化锂需求的CAGR将达到40%。

一位曾参与了多项海外锂矿并购的一级市场人士告诉新浪财经,除了含锂量更低外,氢氧化锂相比碳酸锂有几点不同。“首先,制造氢氧化锂的工艺要求比碳酸锂高,不同生产线的利润率水平可能会有较大差别。其次,氢氧化锂产品相比碳酸锂更个性化,品类更丰富,这就导致未来碳酸锂可能向大宗商品靠拢,氢氧化锂向精细化工品靠拢”,该人士表示。

该人士还告诉新浪财经,氢氧化锂厂商若想获得最大的产品溢价与稳定的客户需求,需要长期、稳定地向客户提供以客户严苛的个性化需求为导向的产品,进而获得资格认证,这都对锂盐企业的财力、物力、管理能力、市场开拓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这就意味着,未来新的行业竞争格局将放生变化。以往“得资源者得天下”的逻辑在未来会逐渐减弱,而锂盐厂商的产品质量、技术实力、产品管线的布局、上下游供应链效率、公司治理,甚至环保意识等因素的重要性将被不断放大。

那么,上游资源禀赋是否不重要了呢?

格局:资源禀赋仍是重要行业壁垒

从氢氧化锂当前的市场格局来看,目前氢氧化锂主要生产基地都在中国,除了众多的本土企业,海外锂盐龙头雅保、Livent的主要氢氧化锂工厂也基本都在中国。Wind统计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全球85%的氢氧化锂产能将在中国。

但需求端方面,则大部分集中在日韩。据新浪财经查阅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合计向日韩出口氢氧化锂4.68万吨,占我国氢氧化锂合计出口量4.87万吨的96%。而同期本国氢氧化锂的使用量仅为2700吨。

根据供货对象的区别,入局氢氧化锂生产的玩家又分为三类:已大量向日韩厂商供货、享受行业最高溢价的头部氢氧化锂企业;已小批量供货或通过代加工供货日韩,正试图大批量供货日韩的氢氧化锂企业;其他国内氢氧化锂企业。

“相较于国内客户,日韩厂商愿意给锂盐厂商的利润空间要更大,但同时入选标准也会更加严格。”前述能源行业研究员告诉新浪财经,出于对电池容量和安全性的考虑,日韩大厂会需要供应商长期、稳定的提供杂质合格、高度一致化并符合定制化要求的产品。

在上述要求的限定下,目前主要只有头部一些规模大、锂矿资源丰富的头部企业,如美国雅保、赣锋锂业、Livent和衢州永正(以粉碎代加工为主)进入日韩大厂的供应商名录。其中,美国雅保、赣锋锂业、Livent三家的出口规模就超过了80%。

虽然国内二线梯队,如天齐锂业、雅化集团、容汇锂业等也开始对日韩进行供货,但仅仅是小批量或通过代加工供入。

“是否拥有锂矿资源,仍是衡量一家锂盐企业实力的象征。” 另一位锂盐产业人士告诉新浪财经,一方面,对于日韩企业而言,自有锂矿的盐厂由于原材料可控,在产品供给的持续性、稳定性、一致性上相对有保障;另一方面,对于锂盐企业自己而言,除了更容易进入日韩厂商的供应商名录外,在生产成本上也具备一定优势。

图表 3 氢氧化锂成本曲线推演

从机构推测的成本曲线来看,自带矿场的美国雅保、天齐锂业(二梯队的天齐锂业自带澳洲最优矿场Greenbushes)、赣锋锂业、Livent的氢氧化锂成本要普遍低于无矿的第二梯队厂商。

据了解,目前全球最优的锂矿资源都集中在澳洲。而实际上,这些最优质的的锂矿资源,都集中在了一些头部锂盐厂手中,其中天齐锂业和雅保资源优势最为显著。

图表 4 股东、锂矿、锂盐厂关系图

在四座资源量较大的矿山(Greenbushes、MtHolland、Wodgina和PLS-Pligangoora)中,除了PLS-Pilgangoora(对应公司为PilbaraMinerals)目前股权较为分散(没有明显的实际控制人,赣锋锂业仅持股8.37%),其他三座锂矿项目的股权已被牢牢控制:Greenbushes为天齐锂业持股51%、雅保持股49%;MtHolland和Wodgina均为50%-50%的JointVenture结构。

搅局者:二三线锂盐企业

目前,除了雅宝、赣锋锂业、Livent三巨头外,天齐锂业、雅化集团、融汇锂业、广西天源、致远锂业等企业被市场普遍归类为二三线锂盐厂商。其中,天齐锂业由于近年债务缠身,从第一梯队逐渐跌落至第二梯队。

数据显示,在这些二三线锂盐厂商中,拥有上游锂矿掌控权的仅天齐锂业一家,从产能规模上看,二三线锂盐企业也远小于龙头公司,技术储备与产品管线落后较多,这些原因直接导致了二三线锂盐企业的平均成本远高于龙头厂商,获得长协订单的能力也明显较弱。

那么,这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二三线锂盐企业又缘何存在?他们的最终出路又在何方?

一位电新行业股票投资经理告诉新浪财经,受疫情影响,未来几年欧美对电动车的政策支持力度加大,继而导致全球市场对锂盐需求增加,届时可能出现间歇性供不应求的现象。“该现象在氢氧化锂上可能特别突出,国内二三线锂盐企业的产能正好可以弥补这个空白”,该人士表示。

该人士还透露,今年以来的新冠疫情已导致雅宝、Livent两大巨头放缓了未来产能扩张步伐,国内二三线厂商则正好可以承接这部分产能。因此,以3-5年的维度观察,这些二三线厂商不但能够活下来,还可能有不错的盈利能力。

从更长期的视角看,行业内人士也普遍认为,部分二三线锂盐企业有能力活下来。

一位锂电产业人士就向新浪财经表示,虽然二三线企业的竞争力不及头部公司,但他们的存在能够平抑锂盐价格的波动。“在电动车时代,锂电池是最大的成本,因此无论是整车厂商还是电池企业,都希望上游锂盐价格能够维持长期稳定。在这种诉求下,中下游龙头企业不会放任上游垄断发生,他们将大概率扶持一些优秀的二三线锂盐企业,以维持竞争格局的平衡”,该人士认为。

长江证券近期则撰文表示,优化品质、抢占大单、打入日韩体系供应链是二三线锂盐企业脱颖而出的三部曲。研究报告指出,在第二梯队的锂盐厂商中,个别厂商的技术实力并不弱,另一些企业则已经向宁德时代等电池大厂签订合作协议,在资源方面,二三线厂商则普遍通过与海外锂矿企业签订长期协议来保证成本稳定可控。

然而,也有业内专业人士认为,大部分二三线锂盐企业的消亡将是宿命。一位身兼多个机构高管的投研人士就告诉新浪财经,未来3-5年尚处于行业发展期,因此行业内大部分企业均能生存。“现在不少二三线锂盐企业扩张产能对地方经济房展与保就业做出贡献,因此政策支持较多。但是,再过一段时间,行业再次进入存量博弈期,二三线锂盐厂商的弱点便会暴露。”

“对于我们这种大资金来说,无法参与中短期市场博弈,必须考察企业的长期竞争力,在锂盐这个赛道就不会考虑没有规模优势的二三线企业”,该人士表示。

关键字:锂矿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