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深度观察  返回

千亿欧元投资级别的绿氢战略,能让欧盟如愿领跑全球氢能界吗?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0-07-11 浏览:
分享到:

欧盟7月8日通过一份雄心勃勃的战略规划将氢能投资确立为疫情后绿色复苏的引擎之一,这项氢能规划同时将为欧盟的“2050年气候中立”目标保驾护航。

无论是欧盟还是全球范围内,如今炙手可热的氢能在供能结构中的占比微乎其微,且99%的氢能利用化石能源制造而成。欧盟委员会认为,2030年至2050年,随着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下降,清洁的可再生氢技术趋于成熟,并将大规模应用于难以通过电气化实现脱碳的领域。

氢本身无色无味,不过为了区分不同生产来源的清洁程度,人们按照碳强度由高到底标注出灰氢、蓝氢和绿氢。欧盟的氢能战略规划确定了可再生能源制氢(即绿氢)的重点优先地位,但将利用化石能源制造但配以碳捕获技术的“蓝氢”列入过渡时期被许可的选项。

由此导致的结果是:欧盟既因向清洁氢能倾斜、立志让欧洲成为全球氢能市场领导者的努力受到外界肯定,也因给化石能源制氢“留后门”遭致争议。

“过去人们对氢的兴趣曾出现高峰,但该产业并没有起飞。现在我们正在接近一个临界点。”欧委会认为,欧洲在清洁制氢技术领域有很强的竞争力,且将从清洁氢作为能源载体的全球发展中获益。从现在到2050年,欧洲对可再生氢的累计投资可能高达1800亿至4700亿欧元。

欧盟氢能三步走:绿氢是重点,蓝氢用于过渡

欧盟在推出氢能战略的同时提出能源系统一体化战略。能源系统一体化战略是要让不同的能源生产载体、基础设施及消费行业联系起来,实现统一规划和运营。专门制定氢能源战略,是为了在一体化的能源系统中,更好地利用氢能促进工业、交通、能源生产等领域的去碳化进程。

欧盟有着明确的“碳约束”。2018年11月,欧盟提出到2050年实现气候中立(climate neutral)的碳中和目标。2019年12月11日,欧盟委员会提出《欧洲绿色协议》(the Green Deal)。目前,各个经济部门的能源生产和使用占欧盟温室气体排放量的75%以上。为实现目标,能源系统进一步脱碳至关重要,而大规模快速部署清洁氢能是欧盟实现经济脱碳的重要手段。在欧盟的气候中立战略愿景中,氢在欧洲能源组合中的份额预计将从目前的不到4%增长到2050年的13-14% 。

欧盟氢能战略认为,在未来的综合能源系统中,氢将发挥重要作用,同时配合实现可再生电气化和更高效、循环的资源利用。对氢的投资还将促进可持续增长和就业,进一步刺激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

战略提出,欧盟的首要任务是开发主要依靠风能和太阳能进行生产的可再生氢能。根据其定义,“可再生氢”即“绿氢”,是指通过电解水和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电产生的氢,最符合欧盟的碳中和目标。然而,在短中期,仍需要其他形式的低碳氢进行过渡。“低碳氢”在该规划中指的是通常意义上的“蓝氢”,包括带碳捕捉的化石氢和电解制氢。低碳氢虽然不是首选,但与现有氢气生产相比,可以大幅减少全生命周期的温室气体排放。

欧委会的氢能战略划定了三大阶段并设定了阶段性目标:

2020-2024年,支持欧盟范围内建成6GW(1GW=1000MW)的电解绿氢装置,将绿氢的年度生产量提高到100万吨。在这一阶段,欧盟将加强对可再生能源的资金支持,以填补新冠疫情后该领域的投资缺口。

2025-2030年,氢能需要成为欧盟能源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届时将在欧盟范围内建成近40GW的电解绿氢装置,并将年度绿氢产量提高至1000万吨。

2030-2050年,绿氢技术将完全成熟,并将大规模用于难以通过电气化实现零碳排放的领域。在这一阶段,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需要大幅增加。

目前,无论是可再生氢、低碳氢,还是搭配碳捕捉的化石基氢,在成本上都无法与由化石燃料制造的高碳氢(灰氢)相匹敌。因此欧洲氢能战略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降低绿氢的成本。对欧盟而言,目前化石基氢的成本约为1.5欧元/千克,这高度取决于天然气价格,也未将二氧化碳成本考虑在内。搭配碳捕捉和封存的化石基氢成本约为2欧元/千克,可再生氢则更高,达到2.5-5.5欧元。

欧委会测算,要让带碳捕捉与封存的化石基氢与高碳化石基氢具备同样的竞争力,须将碳价定为55-90欧元/吨。在可再生能源电价低廉的地区,电解绿氢的经济性到2030年有望可与化石基氢竞争。作为氢能战略的一部分,欧委会还宣布成立 “欧洲清洁氢能联盟”(European Clean Hydrogen Alliance)。

如何设定化石基氢退出时间表?欧盟氢能规划进退两难

欧盟的氢能战略得到了较为普遍的肯定。欧洲太阳能公司(SolarPower Europe)政策总监兼临时CEO Aurélie Beauvais认为,欧盟委员会如今朝着《欧洲绿色协议》的目标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欧盟委员会认识到由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的可再生氢是使难以减排的行业脱碳的最有前途的方法,这是一个明智且具有前瞻性的举措,因为如今的可再生能源是最实惠、最清洁、工作最密集的技术,可以在欧洲关键时刻支持绿色复苏。”他还指出,随着欧洲氢战略的提出,欧洲可再生能源部门被确认为欧盟能源转型的核心支柱,它将支持欧洲经济的全面脱碳,甚至包括电力。

不过,欧能氢能战略在中短期内为“蓝氢”保留了发展空间,这也引发了一定的争议。

独立气候变化智囊团E3G的高级政策顾问Lisa Fischer认为:“欧盟迫切需要对其能源体系进行结构性变革,以支持《欧洲绿色协议》实现零温室气体净排放。今天的战略是一个机遇,然而氢能战略为使用CCS(碳捕获与储存)技术的化石燃料制造的氢气敞开了大门,而没有可衡量的方式来跟踪这种增加温室气体的能源被逐步淘汰的过程。”

在欧洲氢能战略出台之前,采用何种制氢路线就是各方的争议焦点。5月15日,由8个环保非政府组织和智囊团组成的联盟坚称欧盟清洁氢联盟必须关注可再生氢。6月24日,一个主要由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组成的行业联盟写信给欧盟委员会,反对欧盟优先考虑基于可再生氢的计划,认为其还应该关注化石能源,因为目前可再生氢的全球产量很小,市场需要时间扩大规模,欧盟不应该将所有精力集中在扩大很小一部分的市场上。

目前,全球99%的氢能是利用化石能源制造的,而碳捕获和储存技术仍处在发展的初期阶段,目前全球只有19个运行中的商业项目。欧盟内也暂不存在大型设施可以储存被捕获的二氧化碳。

上个月,欧盟的氢能大国德国通过了《国家氢能战略》,明确指出将绿氢作为未来发展重点。与此同时,德国国家氢能委员会宣布成立,25位成员已由内阁任命。

德国已实现氢气制取、运输、储存及燃料电池应用的氢能全产业链,不过,德国可再生能源可否支撑绿氢前景、绿氢仍然高昂的成本如何让高耗能产业保持竞争力?一系列问题仍是未知数。

关键字:氢能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