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储能市场2 > 电力系统安全与运行  返回

暴风雪“压垮”美国得州最大电力公司 谁从雪灾中获利?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成都商报 发布时间:2021-03-05 浏览:
分享到:

中国储能网讯:暴风雪“压垮”得州最大电力公司

谁定的天价电费?谁从雪灾中获利?

今年的美国得克萨斯州,坏消息不断。2月份一场罕见的暴风雪,致使400多万户家庭和企业断水、断电、失去供暖,造成129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备受关注的是,不少居民还收到了天价电费单。不仅当地居民的日子不好过,企业也受到严重冲击。现如今,得州规模最大、最老的电力公司也扛不住了。据多家美媒报道,当地时间3月1日,这家名为布拉索斯(Brazos)电力合作公司,因无力支付21亿美元的欠款,已向休斯敦联邦法院申请破产保护。

一场雪灾,何以会让得州最大的一家电力公司破产?高额电费,究竟是谁定的?最终能从中受益的又是谁?带着这些疑问,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进行深入了解和梳理。

21亿美元巨额债务

让得州最大电力供应商倒下

据美国CBS报道,布拉索斯是得州老牌电力供应商之一,共有16个合作社成员,为当地超过150万居民提供服务。

申请破产后,布拉索斯公司在一份新闻声明中写到,在暴风雪之前,公司原本是“一家财务稳定、强劲的公司,对未来有着清晰的愿景,信用评级也在A到A+之间”,这高于市场上大多数电力公司。

然而仅仅在暴风雪发生的7天时间里,彭博社报道称,布拉索斯的成本费用就累积到21亿美元,几乎是2020全年电力成本的3倍。据报道,整个2020年该公司的全部电力成本仅7.74亿美元。

布拉索斯称,公司收到了一份来自得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ERCOT)的“超高额发票”,用于抵押购买电力和所谓的电力服务成本。该发票金额总计21亿美元,必须在几天内支付。这一费用规模 “无法合理预测或建模”,远远超过了公司近年来最高的资金流动性水平。

由于布拉索斯是一家合作社性质的公司,所以其成本可以转嫁给其他合作社成员及其成员服务的零售电力消费者。但布拉索斯表示,他们“不会将这场灾难性的金融事故强加于其成员和消费者身上。”因此申请破产。

“为保护布拉索斯的合作社成员以及150多万零售消费者,我们的举动(申请破产)是非常有必要的。”对此,布拉索斯执行副总裁兼总经理Clifton Karnei在声明中特别强调道。

谁定的高价?

暴风雪至电价一度上涨400倍

为何一家电力公司会产生如此高昂的电力成本?这首先需要从美国的电力产业架构说起。

在接受《能源评论》记者采访时,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北美办公室相关专家王乾坤曾指出,美国的电力产业结构非常复杂,尤其是产权结构可谓“支离破碎”。

王乾坤表示,美国全国有电力企业3000多家。按所有制划分,包括私营企业、联邦公营、市政公司、电力合作社等多种形式。

从业务划分来看,电力企业包括发电商、输电公司、配电公司和零售商。私营企业涉及发输配售各个业务环节,联邦和州属企业一般从事发电和输电业务,市政公营和农电合作社一般为配电和零售业务,有些也涉及少量发电业务。换言之,美国电网系统中各环节主体相对分散。

此次得州申请破产的布拉索斯公司实际上是一家零售电力供应商,它需要在能源批发市场购买电力,从而为客户供电。

根据得州公共事业委员会(PUC)的说法,大多数得州人采用的是固定电价收费计划,即人们会为他们使用的每度电力支付预先确定的金额。这就导致像布拉索斯这样的零售电力供应商,受到能源批发价格波动的影响。

2月13日至19日期间,罕见暴风雪袭击得州后,温度骤降致使该州电网崩溃,水管冻结。由于以天然气为燃料的发电厂停产,井道冻结、有核电站关闭、风力涡轮机也被冰封,得州电力严重短缺。因无法履行供电,布拉索斯和其他电力公司不得不以高价购买替代电力为电网供电。

但此时的电力批发价格迅猛飙升,一度升至每兆瓦时9000美元的价格。与去年每兆瓦时22美元的平均电价相比,超400倍的涨幅堪称指数级的“灾难”。

天价电费形成多米诺效应

等待政府救援或成唯一方案

能源行业的分析认为,布拉索斯的破产申请,很可能是此次暴风雪导致的众多破产公司中的第一个。

“我们可能会看到一大批电力供应商倒闭,尤其是那些为人们提供固定费率计划的供应商。”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研究助理约书亚·罗兹说。另外一家电力供应商Just Energy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亦表示,它可能也会倒闭,此前的停电已令公司损失2.5亿美元。

即便是以波动零售电价的Griddy公司,最近也因未能付款,而被ERCOT撤销了电力运营权,而后被关闭。

美国地方媒体KHOU·11则报道称,由此次暴风雪引发的天价电费账单,正在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如今已有数家零售电力供应商表示,他们因无法支付欠下的电费账单,被切除电网。部分专家表示,等待政府救援或许成为唯一的解决方案。

能源专家艾德·赫斯教授表示,高额电费对许多居民来说都是一大笔支出。如果无法从用户那里收到电费,部分零售电力供应商只能告诉政府和ERCOT,他们也无法支付欠款和服务费。

ERCOT是一家负责运营得州电网的独立机构,也欠下了得州发电厂们13亿美元,暴风雪停电期间这些发电厂曾提供电力。ERCOT称,它还在等零售电力供应商们支付超过20亿美元的欠款。专家表示,如果ERCOT拿不出钱,它可能最终只有等待州政府的救援。

谁从雪灾中获利?

有公司称利润至少增加2亿美元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宽松的电力市场管制,让得州此次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然而,这同时也为部分公司打开了方便的大门,借此次机会大发意外之财。

“这是对市场失灵的经典定义。”标普全球分析师Aneesh Prabhu指出。电力的批发价格涨了300倍,天然气的批发价格也涨了差不多300倍,当供应减少时,有这两种商品可以出售的公司都在等待着巨大的短期利润。

总部位于澳大利亚、在美国通过管道输送天然气的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上周宣布,由于得州的暴风雪事件,该公司2021年的利润可能比2020年增长5%至10%。这将至少增加2.13亿美元的利润。

无独有偶,由达拉斯牛仔队老板杰里·琼斯控制的康斯托克资源公司(Comstock Resources)也利用了此次天然气价格飙升的机会。该公司首席财务官罗兰·伯恩斯在2月17日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能够获得超高溢价”。罗兰·伯恩斯说,席卷得州的寒流让他们“就像中了头彩一样”。但此番言论引起了轩然大波,随后,罗兰·伯恩斯就此事道歉。

在风暴重创得州近两周后,消费者和公众仍然不知哪些公司在风暴期间获利。这是因为,如果这些数据由私人公司持有,它们中的大部分仍将是机密数据,而得州官员还没有公开其他数据。

美国电力公司(American Electric Power)首席执行官尼古拉斯·埃金斯对此分析称,得州的部分问题在于企业结构脱节,不同的公司处理不同的任务。这使得在紧急情况下采取果断行动变得更加困难。

正如王乾坤所言,“这种电网系统中各环节主体相对分散的模式,导致电力公司之间的调度难度非常大,一旦出现紧急事故,它们之间互相支援的能力很有限。”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关键字:电力物联网、能源互联网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