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储能网欢迎您!     主管/主办: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储能应用分会
让你掌握储能产业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数字能源网 > 数字能源新闻  返回

缺电VS环保,柬埔寨困局何解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 发布时间:2021-07-11 浏览:

eo记者 蔡译萱

编辑 姜黎

严重干旱,水力发电骤减,2019年和2020两年间,停电是柬埔寨人民的日常。  

2019年4月中旬,恰逢柬历新年,但由于电力供应短缺,节日期间的柬埔寨首都金边每天都要经历多次计划停电。每当这时,各家自备的柴油发电机就运转起来,隆隆作响。

各型柴油电机一时奇货可居,价格上涨约2至5成不等,经销商因此获利颇丰,柴油价格在2019年1月到4月,也因需求增加,涨价1成多。柬埔寨总理洪森还呼吁厂商不要借机哄抬价格。

自2018年9月旱季以来,柬埔寨持续高温干旱,原本支撑着该国大部分电力供应的水电站有心无力。柬埔寨电力公司(EDC)迫于电力不足,2019年3月便公布停电计划,全国各地从3月起至雨季开始的5月底期间,每天下午或晚上分区轮流停电六小时。

电力紧缺推高了电价,虽然柬埔寨政府在2018-2020年连续下调电价,但至今,柬埔寨电价仍位居全东南亚首位(2019年终端平均电价为0.124美元/ 千瓦时),与越南平均0.08美元/ 千瓦时相比,要高出近1.5倍。

停电频繁,电价高企,不仅让柬埔寨居民叫苦不迭,也让来柬投资的外商十分困扰。政府吁请民众共度时艰,节约用电,但对商家和工厂来说,停电就没法做生意。而柴油机发电成本高,不少厂商出于成本考虑,无奈之下只能停电停工,延长出货时间。

水电“停摆”

电力紧缺源于近年来柬埔寨高速增长的经济。

近十年来,柬埔寨GDP增长率高达7%,制造与出口成为其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电力则是这些产业发展不可获缺的助推器。柬埔寨能源与矿产部(能矿部)数据显示,该国近年来电力需求自2012年的1062兆瓦(MW)激增至2020年的2770MW,年平均增长率超过20%,电力供应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

电力紧张的窘况可以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柬埔寨彼时才步入和平稳定状况,其国内基础建设在之前的红色高棉、越南占领的15年期间多遭破坏,也无力兴建或维护成本较高的发电厂和输配电网。

因此,早期进入柬埔寨的外资,多会购置大容量的柴油发电机,甚至在经济特区兴建自备电厂,既供应给区内厂商,也卖电给柬埔寨电力公司(EDC)。

财政收入不足的柬埔寨政府,放开了电力市场,发、输、配、售都交由民营公司营运。而由于输配及零售均需花费高额成本运营、维护,民营企业并不愿负担,只能交由国有企业EDC负责。但由于缺乏资金,技术能力有限,柬埔寨输配电网的兴建、维护较难推进,特别在农村地区,电力供应问题尤其突出。截至2020年底,柬埔寨全国电气化率在东南亚地区排名倒数第二。

在发电方面,EDC也只能勉强维护老旧电厂,无力新建电厂,因而无法供应充足的电力。

水电是柬埔寨能源结构中的发电主力,也是该国最容易获得的国内电力资源。多年来,水力发电量占到国内发电量约一半,其余来自化石燃料。不少水电开发建设商来自中国。

2007-2013年期间,中国通过独资 BOO(Build-Own-Operate ,即建设一拥有一经营)及与本地企业合资的 BOT(Build-Operate-Transfer,即建设一运营一移交)等形式,合计兴建了5座水力发电厂。当第6座水力发电厂,总装机容量达40万千瓦的桑河二级于2018年12月中投运后,水电一度占该国发电量的近6成,大大缓解了柬埔寨的电力紧张状况。

但如今,柬埔寨已经很难再开发新的水电项目。

“柬埔寨政府的能源发展曾计划提出要修建将近20座水坝,但在经历了近几年的数次连续严重干旱之后,很多大坝无法满负荷发电,人们对水电的可靠性提出了质疑”,长期专注东南亚能源政策研究的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分析师 Courtney Weatherby告诉eo记者。

可靠性之外,水电投资的选址及环境影响也在当地备受争议。

湄公河干流上曾规划建设两座大型水电站,分别是越南投资的Stung Treng大坝和中国投资的Sambo大坝。但这两座大坝均因可能影响水位、鱼类种群和当地社区居民生活而遭到了强烈的反对。迫于国内外的各种压力,柬埔寨政府2020年3月决定推迟湄公河上的水电大坝建设,十年内不再开发新的水电项目。

除在国内修建大型水坝外,柬埔寨也从邻国大量引入电力,由政府出面向周边的泰国、 越南及老挝买电。

自2007年,柬埔寨从越南、泰国进口的电力约占10%,此后逐年升高。能矿部发布的数据显示,进口电的比例占2019年国内电力需求四分之一;其中,越南占进口电量的近六成,泰国占38%,其余则来自老挝。

截至目前,越南仍是柬埔寨最大的电力进口国,但近几年,越南经济迎来高速发展,电力供应自顾不睱。2019年3月旱季,柬埔寨向越南要求增加供电,曾呼吁越南让14座水坝多放些水,让下游柬埔寨境内的水电厂桑河二级多发些电,但于事无补。

柬埔寨西部与泰国输电网相连,自2000年起,柬埔寨每年向泰国购电从100MW到150MW不等。2019年,柬埔寨和泰国计划在已有项目基础上,再建设两条互联线路用于柬埔寨向泰国购电,另建设一条线路用于两国电力交换。

柬埔寨与老挝也有多个低压等级互联工程,早在2015年11月,柬埔寨就开始实施从老挝引进电力到柬埔寨国家电网的计划,目前已和老挝国家电力公司签署了115兆瓦的电力出口协议。2020年“上丁省—老挝边境”的柬埔寨500KV输电线路项目完工投运,与此同时,柬埔寨供电公司已和老挝供电公司签约并购买了195兆瓦电力。

煤电扩建争议

在2019年大规模停电后,上马建设周期较短、发电稳定的火电成为柬埔寨政府扩大供电计划的不二之选。

目前,柬埔寨已经投入运营的火力发电站有三座,均位于西哈努克省,总发电能力达640MW。为维持电力供应及应对未来干旱,2019年柬埔寨计划新建4座燃煤电厂。其中2座正在施工中,总发电容量达800MW,预计将于2021年和2022年建成。2021年3月,柬埔寨政府又批准一项耗资12.83亿美元的700MW燃煤电厂,由华电西哈努克发电有限公司承建。

“由于煤炭运行的可靠性以及煤电可以作为基荷电力的特性, 它对湄公河地区,尤其是柬埔寨及越南的政策制定者都具有很大吸引力。毫无疑问,煤炭将在柬埔寨未来的电力系统中发挥一定的作用。” Weatherby解释道。

根据柬埔寨电力发展规划,预计到2030年,柬埔寨的电力结构中化石燃料将占到75%。

虽然政策推进迅速,煤电厂建好之后,电力供应得到改善,电价也有所降低,但在当地社群层面,关于煤电对空气、水及土壤污染的争议也屡见不鲜。

就在首批两个电厂开工前,当地活动人士在西哈努克“海洋节”期间组织了抗议游行活动。其中位于波东沙哥的电站在获得批准前,因柬环境部重新将168.8公顷的波东沙哥国家公园转为私有财产,电站引起了强烈反应,加之当地群众出于对公共卫生风险及未来生计的担忧,反对声接连不断。

为回应这些争议,柬埔寨政府曾召集企业代表,召开论坛专门解决投诉问题。政府发言人亦声称,波东沙哥电站将采用清洁煤技术以避免造成空气污染,其产生的煤灰将储存起来出售给水泥生产商,并将确保热水冷却之后再排入大海。

环境部发言人Neth Pheaktra表示,该部将“高度重视”环境影响评估报告,避免环境受到损害:“若有影响,就尽量降到最低。”

然而,官方回应并未没有打消当地居民的疑虑。

据媒体公开报道,生活在波东沙哥电站附近的人曾对政府在煤电厂建造前未征求他们的意见表达不满,他们担心空气和水污染会损害当地的渔业和农业,进而影响他们的生计。

除遭遇当地民众质疑,近几年国际制造业巨头也对柬埔寨扩大煤电的行为予以反对。2020年8月,H&M、阿迪达斯、彪马和耐克等在柬埔寨拥有大型加工厂的全球服装公司致函柬埔寨政府,呼吁大力投资可再生能源,停建煤电。

对此,柬埔寨的工会领袖亦表示了担忧。

“作为成衣制造大国,多年来柬埔寨以劳动力相对低的优势同邻国竞争,而欧美近两年来陆续酝酿碳关税,意图对进口的碳密集产品征收这一附加关税。煤炭使用量的增加无疑会让柬埔寨在订单竞争力上,比不上更具环保意识的其他邻国。”在回应国际服装巨头的文章中,上述工会领袖这样写道。

另一边,煤电的经济与时间成本也是柬埔寨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如果考虑环境因素,使用‘清洁’煤炭技术,如超临界和超超临界技术,他们的成本最终都会比老式煤电站更加高昂,相比之下,一些可持续的替代能源反而更具备经济竞争力。”一位电力行业资深从业者指出。

从建造时间来看,新建燃煤电厂通常花费两到五年的时间。水电项目根据规模不同,建造时间有所不同,但通常比煤电更久。要想在短期内缓解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这些方案都不是最优解,上述人士表示。

另一种替代能源?

除了水电及煤电,2017年以来,太阳能项目也在柬埔寨发展迅速。

相比水电及煤电,其建设周期短得多,只需数月就能建成,且在旱季依然可以稳定发电。因此成为解决柬埔寨电力困局更具吸引力的选择,该国计划在未来几年内将太阳能发电份额从2018年的仅1%提升至20%。

柬埔寨太阳能资源丰富,发电潜力在8000MW以上,这一数字远大于柬埔寨目前的总电力需求。据估计,平均每天每平米能得到5千瓦时的太阳辐射,年太阳能输出可达到14781千兆瓦时。

成本下降也有助于太阳能的发展。在许多东南亚国家,如越南和泰国,新建太阳能电站的成本已经低于燃煤电站。

柬埔寨Energy Lab区域总监Bridget McIntosh认为,获得便宜的电力对柬埔寨来说至关重要,而采用竞争性招标来提高新能源占比和满足电力高峰需求将有助于柬埔寨降低整体电价。随着决策者意识到国家经济的逐步发展和风险的不断变化,转型的步伐将会加快。

事实也确实如此,2017年以前,柬埔寨政府还坚信只有补贴才能实现可再生能源低价上网。在其2017年初定稿的《总体能源计划》(Master Energy Plan)中并不包括太阳能。但到2017年年中,投资者对太阳能的兴趣大涨,规划人员因此不得不表示下一版的能源计划将包括太阳能。

2017年以来,柬埔寨政府已批准多项太阳能发电站,计划到2022年实现太阳能项目总装机达410MW。2021年年初,柬埔寨能矿部再度更新了该计划,预计在2022年年底之前将太阳能装机容量扩大至450MW。

近两年,一些光伏项目的低电价证明了其商业可行性,给当地市场拓展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2019年,柬埔寨一个100MW的太阳能工业园项目获得了亚洲开发银行(ADB)的贷款,土地和运输成本均由电网承担。项目一期在招标过程中拿到了3.88美分/千瓦时的购电价格,创下当时东南亚地区的最低电价记录。

不过,虽然太阳能发电增长迅速,但从整个东南亚地区来看,柬埔寨的太阳能市场依然微小。目前,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在其国内发电装机的占比不到2%。

相比之下,邻国越南2020年就新增了10.754GW的太阳能装机,超过东盟其他国家的总和。泰国根据其目前的《电力发展计划》(Power Development Plan),到2037年将增加10GW的屋顶太阳能和2.7GW的浮式太阳能。

“柬埔寨面临20%的年用电需求增长,要想在短期内解决电力短缺的问题,部署工商业屋顶光伏具有巨大的潜在效益。它可以帮助减轻电网远程输电压力,并为决策者提供更多时间来扩展并升级电网。” Weatherby告诉eo记者,这不一定需要政府投资,通常可由公司完成。政府要做的是,创造一个清晰的监管环境并提供支持性政策。

以越南为例,2017年该国仅有个别太阳能试点项目,与柬埔寨太阳能的发展起点几乎相同。但后来在商业环境和补贴政策的支持下,到2021年越南的太阳能装机已达 16000MW,其中9000MW是屋顶光伏。

Weatherby认为,越南在上网电价补贴转向竞价机制也有一定经验。随着装机容量的上升,越南电网正面临着弃光压力。但其在2019年推出的竞价机制是降低太阳能项目购电价格、缓解弃光的好方法。

“总体来说,这将是一条学习曲线。” Weatherby说道。

分享到:

关键字:新能源,储能

中国储能网版权说明:

1、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代表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立场或证实其描述。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请在30日内进行。

4、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3661266197、 邮箱:ly8351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