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储能网欢迎您!     主管/主办: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储能应用分会
让你掌握储能产业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首屏 > 综合报道  返回

外来电为啥难入市?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中国能源报 发布时间:2022-01-25 浏览:

中国储能网讯:6378亿、670亿千瓦时,分别同比增长22.3%、90.9%——2021年国网、南网经营区内省间市场交易电量的两组数据,直观反映出电力跨省跨区市场化交易规模的上涨趋势。

电力跨省跨区交易是对接我国西部清洁能源生产基地和东部负荷需求中心的关键平台,在能源清洁低碳转型中作用重大。例如,宁夏、新疆的“风光”点亮浙江、安徽的灯火,其中前两者为送电省、所发电量为外送电,后两者为受端省、所受电量为外来电,特高压为输电通道。

随着新一轮电改步入“深水区”,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建设提速,更大范围优化配置电力资源的需求日渐迫切,而要促进跨省跨区交易更加顺畅,化解外来电进入电力市场 (以下简称“外来电入市”)的各种矛盾势在必行。

(文丨本报记者 赵紫原)

外来电入市是大势所趋

长期以来,大比例的外来电依据“计划电”模式输送。例如,2021年“疆电外送”计划电量逾1100亿千瓦时,市场化交易外送电量作为补充形式,签订合同129亿千瓦时。

中嘉能首席交易官张骥告诉记者,“计划电”即送电省与受端省签订相关协议,电量由协议提前锁定,电价由政府部门核定,受端省保量保价消纳电量。若双方还有额外的合作需求,可补签市场化电量,也就是上述129亿千瓦时“疆电外送”市场化交易电量。

但据记者了解,“计划模式”下的跨省跨区交易目前已难以持续。

“伴随外来电比例与日俱增,其在个别省的比重已与本地电源相当。尤其工商业用户全部入市后,若这部分外来电仍在计划‘襁褓’内,那么受端省的发用电量就无法实现平衡,继而影响市场运行。”浙江某电力行业人士直言。

早在2017年,国家发改委就发文明确,有序放开跨省跨区送受电计划。经过近几年的市场培育,外来电入市率先落地山东。山东去年底提出,同步放开部分直流通道燃煤配套电源上网电价。浙江近日也明确,宁东基地煤电与浙江省内机组一起入市交易,与电力用户或售电公司签订市场化交易合同,意味着外来电进入浙江省中长期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去年12月曾发布《关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省间电力现货交易规则的复函》,明确“不断扩大市场交易范围,逐步引入受端地区大用户、售电公司等参与交易,优先鼓励有绿色电力需求的用户与新能源发电企业直接交易”。

如何兼顾送受两端和通道方利益

如何既让送电省满意、又让受端省称心、还要保证通道利用率,是当前外来电入市的难。张骥认为,如果外电来入市的电量和电价全由市场决定,那么没有经济性的输电通道利用率会大幅下降甚至闲置,沦为沉没资产。

山西某发电企业人士表示,若以保证通道利用率为前提,则会冲击送、受两端电力市场。“比如在受端省现货市场的低价时段,供过于求不需要外来电。但为保证通道利用率,很多时候只能强送。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受端省本地电源为外来电让路,放弃本省的低价电而高价购买外来电,导致本地大量机组停机备用,产生高额的辅助服务补偿费用,且由受端省承担。”

据了解,送电省供需相对紧张时,也会出现“一边有序用电、一边外送电量”的情况,但上述这些问题并非外来电入市导致,而是市场通过价格暴露了这些问题。另外,可再生能源消纳权重考核如何平衡等,都是外来电入市的博弈点。

此外,外来电入市后带来的超额利润如何分配也是争论点之一。浙江电力行业人士指出:“国家发改委去年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后,送、受两端省份煤电机组电价各上涨20%,但送电省基准价低于受端省且‘风光’和水电价格不变,由此导致部分地区价差扩至0.1元/千瓦时以上。”

“假设送电省基准价0.3元/千瓦时,上浮20%后电价为0.36元/千瓦时。受端省基准价为0.4元/千瓦时,上浮20%后为0.48元/千瓦时,价差由0.1元/千瓦时变为0.12元/千瓦时,这0.02元/千瓦时即为超额利润。受端省希望按照实际价值购电,外送省则希望按照市场价格售电。”该人士解释。

有序推动电力直接交易

那么,到底该如何有效推动外来电入市?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冯永晟认为,难点在于计划仍凌驾于市场之上。“计划掩盖了许多应在市场建设中解决的问题,所以需要改变计划和市场的从属定位,以体制改革推动机制完善、健全电力市场体系、从事后分摊转向事前契约构建。”

冯永晟进一步指出,外来电的价值在于扩大资源配置范围,并提升配置效率,尤其是外来电中具有高比例清洁能源时更值得鼓励。“不过外来电的‘外来’属性以满足地方需求为前提,用多少、怎么用,首先要考虑受端用户的实际需要。外来电并非凌驾于地方电力市场之上的存在,而是电力市场的一部分,无论哪种模式的跨省跨区交易,都是最基本的市场结构要求。”

上述山西发电企业人士表示,如何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兼顾市场主体的利益、扫清区域电力市场建设的障碍,亟需主管部门“出面”。“国家能源局自2020年起就针对跨省跨区电力交易与市场秩序进行了专项监管,当前还需构建监督闭环机制,督促政策进一步落地。”

技术方面,浙江电力行业人士指出,跨省跨区市场化交易改变了输送通道的潮流和方向,对电网安全稳定运行会有影响,但都能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基本方向还是推动外来电直接参与市场,即发用双方直接点对点交易。“试点先行,相信解决外来电入市的难题,将在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建设过程中找到答案。”

分享到:

关键字:电力市场

中国储能网版权说明:

1、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代表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立场或证实其描述。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请在30日内进行。

4、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3661266197、 邮箱:ly8351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