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储能网欢迎您!     主管/主办: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储能应用分会
让你掌握储能产业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政策频道 > 光热政策  返回

可再生能源补贴进入下行区间 光热将迎行业洗牌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中国网 发布时间:2016-10-18 浏览:

中国储能网讯:对中国光热发电行业来说,2016年9月是个值得击掌相庆的月份:期盼多年的光热发电标杆电价终于出台,20个光热发电示范项目也予以公布,中国光热产业的巨轮,终于正式启动。

此前,正是因为电价政策迟迟未出台,在同为太阳能发电的光伏产业热火朝天之际,光热产业却一直不温不火。如今,坚守多年的光热企业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们一直在推动光热产业发展,虽然有些挫折,但是我们没有放弃。”中海阳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薛黎明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光热标杆电价)是有重大里程碑意义的政策推动。”

六载等待国内光热市场历经坎坷

光伏发电与光热发电同为太阳能发电技术。光伏发电是将太阳能直接转变为电能,即“光—电”的转化;光热发电则是将太阳能集热后通过换热装置加热水产生蒸汽,然后驱动传统的汽轮发电机产生电能,即“光—热—电”的转化。光伏发电缺乏储能能力,发电存在间歇性,给电网造成压力;光热发电则拥有相对成熟的热存储技术,到了晚上也可以蓄热发电,在并网友好性上远优于光伏,其中间环节产生的热能,还可以用于供暖,实现热电联供。

虽然光热发电具备种种优势,但是因为其对技术和投入的要求较高,在电价政策未明之时,大多数企业不敢放手投资。可以说,提早布局光热发电的企业,都是具有一定勇气和信心的。

中海阳最初是做光伏产业,2010年决定向光热发电转型。当时正是光伏发展最为蓬勃之际,但薛黎明看到了光伏在技术路线上的局限性。“光伏是把太阳能直接变成电,而即便是在2016年,电力的储存和转化也还是一个比较难的技术问题,成本是很高的。”薛黎明表示,“我们就思考,除了直接光电转换以外,还有没有另外一种比较好的方式,于是开始关注光热发电。”

“那个时候光热发电还没有光伏发电那么被大家所认同,但是回想2006年前后的时候,大家也并不认同光伏发电。”薛黎明称,“所以对于五六年之前,光热发电被大家所不太认同,我们是有心理准备的。我们规划了五年的培育期。”

这五六年来,中海阳等早期的行业参与者们一直为国内光热行业的发展鼓与呼。自2013年开始,中海阳连续四年参与起草扶持光热产业发展的相关提案,并通过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提交全国两会,还多次牵头举办光热发电相关高峰论坛。

与此同时,中海阳还不断夯实自身技术实力,据薛黎明透露,目前中海阳拥有槽式、塔式聚光集热系统及配套检测核心技术专利80余项,并参与了包括国内首个国家级槽式示范项目延庆1兆瓦槽式集热试验平台等多个项目的系统集成建设。

也是在这五六年,大浪淘沙,面对不知何时才会明朗的政策环境,已经有不少企业选择退场。“2014年、2015年是一个低谷,一些规模不大的企业被淘汰了,行业的参与者变少了,一些资本方的兴趣也在逐渐变淡。”薛黎明称。

“我们一直在推这个东西,虽然有些挫折,但是我们没有放弃。”薛黎明表示,“因为我坚信如果中国要发展新能源产业,光热发电是必不可少的,像拼图一样,光热发电一定是这个拼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虽然政策的推进,会影响它的进程和速度,但改变不了它的趋势和方向,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薛黎明坦言。

标杆电价启动市场光热有望成为基荷能源

9月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关于太阳能热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核定太阳能热发电标杆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1.15元,并明确上述电价仅适用于国家能源局2016年组织实施的示范项目。9月14日,国家能源局公布了首批20个光热发电示范项目,要求各示范项目原则上在2018年底前建成投产。至此,国内光热发电行业终于迎来曙光。

不仅如此,光热发电有望成为未来电网主力电源的观点,也开始被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认可。在9月22日召开的首届德令哈光热大会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新能源处副处长邢翼腾表示,在青海、新疆、甘肃等可再生能源富集地区,做好光热发电布局,以太阳能热发电为主体,担当基荷能源,并承担调峰任务。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专职副理事长魏昭峰也在会上表示,光热发电既可以承担基荷,也具备较为灵活的调峰能力,可作为未来电网的主力电源。

“把光热发电定位为基荷能源,就是说它以后一定会取代一部分火力发电或者其他的主流发电形式。”薛黎明表示,“光伏发电则基本上没有这个说法。光热发电可以规划在大能源类,光伏发电则是分布式为主,作为一个补充。未来的新能源将是光伏、光热、风电等多种形式的多能互补,其中核心是太阳能光热发电。”

2011年光伏标杆电价发布时,引发了行业的一波爆发式增长。“十二五”期间,我国太阳能发电装机规模增长了168倍。但其中不乏盲图投资和低水平重复建设。“做服装的、做眼镜的、做鞋的、做建筑的都去做光伏,数百家、数千家、数万家企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参与。”薛黎明称。

“但光热行业几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光热发电产业的门槛要比光伏发电至少高一到两个台阶,而且需要至少两三年的技术和人才积累。真正能够实质性参与光热发电产业的,充其量是数百家的数量级,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可以参与。”薛黎明表示。

事实上,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建设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的通知》中也在避免盲目投资和低水平重复建设方面做出了相关规定:在“十三五”时期,太阳能热发电项目均应纳入国家能源局组织的国家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目统一管理,且只有纳入示范项目名单的项目才可享受国家电价补贴。

可再生能源补贴进入下行区间 光热将迎行业洗牌

邢翼腾在上述德令哈光热大会上称“现在是太阳能热发电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最好的时代”是说标杆电价和示范项目相继出台,在未出台的太阳能“十三五”规划中,预计也会有促进光热发电行业发展的措施;“最坏的时代”则是指财政补贴资金可能不会像几年前那么充裕。“到今年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基金缺口已达到600亿元。这600亿缺口从哪里出,现在仍然不知道。”邢翼腾表示,“当前光热标杆电价为1.15元每千瓦时,其中国家补贴平均超过0.9元每千瓦时。光热产业还有很多降低成本的工作要做。”

“补贴一定不可能是无限扩容的,到2019年可能会有向下走的趋势。”薛黎明表示,“这对我们产业的要求是什么?就是在技术提升的同时,还要在产业化的过程当中,把成本进一步的降下来。”

这意味着将形成一轮行业洗牌,也可以避免光伏产业曾经出现过的无序竞争。“再到三年五年以后,一部分滥竽充数的企业会被淘汰,一部分真正想把这个产业做实,而且有足够的技术、资金、人才实力的企业,才能引领行业的发展。”薛黎明称。

我们想做的就是引领这个产业。从2010年开始我们就做相关储备,现在已经有足够的技术实力、项目储备、设备制造能力以及优异的技术参数,类比于或者超越一部分国际最优质的同行。”薛黎明称,“过去几年和未来一两年,行业拓荒者总是会比较辛苦,会出现很多预见到的或者没有预见到的困难,我想我们一定跟同行一起把这个事情很好的做起来。”

在国家能源局公布的20个光热发电示范项目中,就包含中海阳投资建设的玉门东镇导热油槽式5万千瓦光热发电项目。对于20个示范项目的评选过程,邢翼腾在2016年首届德令哈光热大会上透露,国家能源局委托三家技术支撑单位———电规总院、水规总院和光热联盟,从109个共850万千瓦的申报入围项目中,按照5项标准逐一打分筛选。5项标准分别为:前期工作成熟度、技术先进性、主要关键设备来源、企业投资能力、经济性与报价。

据薛黎明介绍,中海阳玉门项目将在10月-11月期间全面启动前期招标并进行现场动工,预计在国家要求的2018年12月底前保质保量完成。“把这个项目做成真正的示范项目。”薛黎明称。

对于未来中海阳在光热发电方面的规划,薛黎明表示,在2018年底之前,不仅要把自己的示范项目建好,还希望能够配合其他示范项目的业主一起做好项目;而通过两年的示范项目的奠定,包括技术、运营、调试经验的积累,在2019年以后,中国光热发电产业有望实现真正的产业化。“届时的中海阳,希望凭借过去六年的积累加未来三五年,也就是十年时间的发展,能够上升到在光热发电领域完全商业化产业化、在技术上和创新上绝对领先的能源集团公司。”薛黎明称。

分享到:

关键字:可再生能源 补贴 光热

中国储能网版权说明:

1、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代表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立场或证实其描述。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请在30日内进行。

4、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3661266197、 邮箱:ly8351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