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市场二级 > 通信储能市场 > 5G基站  返回

中国移动跟进试点“划小承包” 运营商5G时代精细化管理能否出奇效?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中国经营报 发布时间:2020-01-11 浏览:
分享到:

本报记者/唐金燕/张靖超/北京报道

“划小承包”似乎越来越成为三大运营商的共识。

继中国电信(00728.HK)、中国联通(600050.SH)试水这一举措后,近日,中国移动下发《关于开展综合网格离职承包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的消息在业内也不胫而走。有中国移动地方分公司的员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部分地区的中国移动地方分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就已经开展“网格化”的工作,并在11月也收到“网格离职承包”试点工作的通知。中国移动方面对本报记者回应,目前并无可披露信息。

所谓“划小承包”可以简单理解为将区域划分成一个个网格,由承包人负责网格的营销发展等事宜,不仅是培养管理人才,也为实现精细化管理。

一名业内人士透露,在2017年之前,中国移动就对“划小承包”进行过尝试。不过和率先公开宣称进行“划小承包”的中国电信相比,中国移动当前体量更为庞大,且如今与当时面临更为不同的市场环境,现在中国移动也仍然是在部分地区进行试点,而非全国性推动。

部分员工对于“离职”字眼则表现更为关切。中国移动某地区分公司的员工张峰(化名)告诉记者,“划小承包”并非离职,而是留职停薪,两年后可回归中国移动,且是否“离职承包”仍然看员工意愿,若愿意离职去承包工程,再去申请,不过从2019年11月开始,并未见到有大规模的员工主动愿意“离职承包”。江苏移动的员工郑宇(化名)则表示,没有所谓停薪留职的说法,还有地区并未开始推行“划小承包”改革。

而中国移动的“划小承包”究竟如何落实,仍然有待更长远的观察。

一线员工划分“责任田”

“划小核算已经启动,但还没步入正轨,效果也尚未完全显现。”郑宇对记者说道。

所谓的“划小”,也可以叫做“划小核算”“划小承包”“网格(离职)承包”等。媒体大多把2013年作为中国电信开始进行“划小承包”的年份,不过本报记者发现,在中国电信2011年的财报中就已有“深入推进划小经营核算单元工作”的描述出现。

在一些相关学术论文中,中国电信的“划小承包”经营模式被称为借鉴了日本商业实业家稻盛和夫的“阿米巴”经营模式。“阿米巴”指一个企业中的最小基层组织,这一模式主要是把整个企业划分成不同的小组织,分别独立核算,通过此方式在企业内部培养擅长于经营的领导者,进而激励全体员工均参与经营。据媒体报道,中国电信战略部总经理浦德松曾说,“划小承包”的目的,是要解决一线员工“想干”的问题。

据《国资报告》报道,中国电信的“划小承包”可分为以下几步:第一步是划分责任田,即将经营核算单元从市、县公司进一步划小为农村支局、城市支局、营业厅、政企团队、装维班组等基本经营单元;第二步,划分责任田之后,就要为每一块责任田找到相应的责任人,中国电信内部把这些承包人称为“小CEO”。同时,中国电信建立了淘汰机制。“小CEO”完成目标可续聘,完不成则予以淘汰,“小CEO”乃至员工的收入与业绩情况紧密挂钩。

张峰告诉记者,在2019年上半年,他所在的地区就已经开展第一步即“划分责任田”(等同于“划分网格”),张峰所在的公司是销售各种终端为主要业务,原先按照业务“条线”进行管理,分为“自有渠道条线、社会渠道条线、集团客户经理条线”,而“划分责任田”之后,区域划分为一个个网格,每个网格由网格经理负责统筹管理,原先上级市场部三大条线经理来对接下级地区的各个条线的员工,划小后转变为市场部直接对接各个网格的网格经理,再由网格经理来对接自己网格内部的各个条线员工。

在划分了责任田后,张峰感受到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了。“一个区里面就有好多个网格,网格与网格之间的业绩会形成比较鲜明的对比。”张峰说道。

据媒体报道,中国电信划分网格是从最基本的生产经营单元开始,清晰核算投入和产出,根据产出效益进行利益分配,把每一个单元变成独立的经营主体。

张峰也感受到,划分成一个网格之后,原本员工可能只是负责所在条线的业务,变为是由网格经理来直接负责,KPI也是由市场部下发给网格经理,然后由网格经理带动团队的人实现KPI,所以能够实现更加精细化的管理。

新的制度对网格经理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如果“离职承包”,网格经理则更加需要有“创业”的意识。张峰所在地区的网格经理是通过竞聘上任,而在2019年11月下发的《通知》里,承包人也需要员工主动申请,所不同的是新的承包人需要停薪留职。不过《通知》也显示,员工通过“中止劳动合同”会保留三年内与公司恢复劳动关系的机会。

张峰表示“离职承包”试点工作目前是属于员工自愿申请的方式,但是现在有很多员工都处于“观望阶段”。“很多人都是在中国移动干了很多年,干的也比较顺,认为没必要再冒险,有可能现在很多人比较求平稳。”张峰说道。

云南移动员工邹雨对此想起四五年前,一名中国移动的乡镇营销经理辞职到中国电信承包网格,从前工资约三四千元,现在则有七八千元。但他对此也并不完全归诸于网格化的影响,如今市场的局面已经和四五年前有所不同。

通信专家付亮认为,三大运营商在“提速降费”的大环境下需要开源节流,“划小承包”这种对一线业务和人员的精细化管理,是三大运营商为降本增效而做出的深化改革的体现。

网格管理收益待考

中国电信的前员工林源(化名)经历过“划小承包”,在当时还和领导有过不同意见而争论不已。他记得当时在政企市场先推开这项改革,是因为政企收入占比小,而且渠道以自营为主,管控更加严格,可以作为一个“试错”的田地。他当时和领导争论点之一是按照地区范围划分还是按照行业划分更加合理。

运营商政企部门属于to B的部门,近年来越来越受到重视,运营商县分级公司主营企业专线,市级以上公司则可进行智慧城市、智慧交通等项目。随着未来5G商用及基础建设日益成熟和完善,则更需要垂直行业用户,政企部门的重要性也与日俱增。

张峰告诉记者,他所在地区的政企部门目前并未入格,但后期可能也要组格。江苏移动的郑宇表示,政企业务被要求纳入网格。邹雨表示,云南移动目前未推动网格化,但他认为政企部门不需要网格化,对于政企部门客户经理而言,可能“给8个点或者10个点的提成”,就“分分钟出业绩”。

林源认为,“划小承包”不仅仅是涉及以何种方式划分,最关键在于,还要有产品和佣金政策做保障,改革最终应为业务发展提供帮助。

张峰对记者描述了划小对具体业务造成的影响。在过去,对于客户,可能运营商只需要卖给他一张电话卡,而现在对于一个客户,可以向其推广安装家用宽带、物联网等配套产品及服务,若对方有小孩,还可销售儿童手表等智能产品。“过去由公司运营具体业务时,可能仅仅停留在开户的层面,但现在,如果是你自己做老板,为了把客户挖过来,可能会愿意投资一点儿东西,比如赠送一些小礼物,拓展及丰富产品与服务,进而提升用户的服务体验。”张峰说道。

不过,作为三大运营商中体量最大的企业,中国移动目前面临着难获增量的问题。记者从中国移动公布的数据中了解到,中国移动在2018年第三季度移动业务净增客户数为1069万户,2019年第三季度移动业务净增客户数为698万户,同比下降34.7%。2019年携号转网全国推行后,中国移动的客户存量也面临一定的流失风险。

“中国电信开始承包的时候,是移动端(市场)份额最低的时候,承包出去,网格经理只要依托宽带业务优势推广移动端业务,就能获得很好的薪酬待遇。而中国移动目前在移动端的市场份额正面临增长瓶颈,想要通过网格化获得良好效益面临较大的挑战。”邹雨对记者说道。

“在基础运营网络上开源节流,只是解决局部问题,三大运营商都一定要转型。5G的商用会进一步推动运营商转型。5G也带来了机会,运营商对于用户的差异化计费等新的商业模式都会出现,这可能对运营商的收入增长有好处。”付亮说道。

关键字:5G基站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