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储能网欢迎您!     主管/主办: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储能应用分会
让你掌握储能产业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市场频道 > 市场频道开创储能新局面  返回

万向系遭遇光伏“雷电”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上海证券报 发布时间:2013-11-04 浏览:

中国储能网讯:海宁尖山新区黄湾镇工业区8号,浙江尖山光电股份(600184,股吧)有限公司的老厂区看似一切如常,然而,马路对面近似“烂尾工程”的公司新厂区,却无情地暴露了这家光伏企业当下的困境——在光伏行业的寒潮冲击下,尖山光电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辉煌,目前,公司已因十几亿元贷款逾期,被多家债权方告上法庭。

而尖山光电的困境,亦“传染”给了万向集团旗下的创投平台通联创投。记者了解到,作为尖山光电的重要股东,通联由于为尖山光电的多笔贷款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目前其持有的多家上市企业股权纷纷遭到法院冻结。

值得一提的是,尖山光电曾在A股市场“一闪而过”。去年上半年,该企业本欲借壳暂停上市的*ST北生实现上市,后却因业绩大幅下降宣告重组夭折。现在看来,*ST北生算是逃过了一劫,而错过了最好的借壳时机,通联创投退出未成,却被尖山光电绊倒。

交通银行海宁支行起诉尖山光电等多名被告的两起借款纠纷原定15日上午于嘉兴市中院开庭审理。记者赶赴现场一探究竟,不过却被告知案件因故延期开庭。尽管如此,一位法院人士仍透露,尖山光电目前已有十几亿元的债务纠纷,“海宁的各家银行都被牵进去了。”

尖山光电十数亿元诉讼缠身

交通银行海宁支行作为原告的两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案号分别为(2013)浙嘉商初字第7号和第8号。记者得到的诉状显示,两案的诉讼请求均为贷款逾期,原告在浙嘉商初字第7号诉状中主张被告归还的本金为7248.50万元,逾期利息183.86万元(暂计至2013年1月30日,下同),另一份诉状则主张被告归还本金11993万元,逾期利息186.60万元。如原告获胜,尖山光电及其他被告在这两件诉讼中至少需归还1.96亿元本息。记者注意到,除一笔1500万元的短期借贷外,这些资金拆借与信用证开设均发生于2012年4月至7月间,而就在这段时间,尖山光电宣布拟借壳*ST北生。

记者掌握的材料还显示,身为第一被告,尖山光电之所以能从交通银行借得大量流动资金,第二被告以各种方式提供的担保功不可没。以第8号诉讼为例,尖山光电自身仅以两块土地使用权、五项在建工程提供最高额为4400万元的抵押。第二被告,即尖山光电主要子公司之一威仕达光电以一块面积为97179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提供最高额3300万元的抵押,以三项合计面积为108129平方米的在建工程提供最高额5493万元的抵押。

而通联创投则作为保证人,为交通银行海宁支行与尖山光电在2011年8月23日至2012年8月1日期间签订的全部主合同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其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2亿元。此外,尖山光电的实际控制人沈海会与董回华由于以股东身份为尖山光电提供逾3亿元的保证担保,也成了被告。

然而,记者探访发现,尖山光电的上述抵押物并不全然靠谱。去年下半年以来,光伏行业的不景气对尖山光电固定资产投资建设产生了负面的影响。记者在公司老厂房对面的工地看到,计划逾8000平方米的新办公楼和研发中心目前仅仅完成封顶与部分外墙装饰。现场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已经停工半年了。”而临近的计划中逾4000平方米的二号厂房干脆仅完成了地基。

通联被冻股权市值近8亿

事实上,上述两个诉讼只是尖山光电十几亿贷款纠纷中的一部分而已。例如,案号为(2013)浙嘉商初字第3号的金融借款纠纷的原告为中国银行海宁支行,一名知情法律人士透露,此案涉案金额同样逾1亿元,“并且整体看来,这些案件事实清晰,尖山光电基本没有胜诉的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欠债还钱。”

正是中国银行海宁支行的起诉,使通联创投持有海利得全部8160万股从今年1月16日起的两年内遭冻结。此外,嘉兴市中院下达的(2013) 浙嘉保字第6、7、8、9号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还冻结了通联持有南通锻压(300280,股吧)和中技桩业的全部股份。在中技桩业借壳ST澄海的过程中,由于作为二股东的通联创投所持股被冻结,后者只得发行股份购买中技桩业其余股东所持92.99%的股份。

再加上去年年底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冻结的200万股方正电机(002196,股吧),按照冻结日收盘价估算,通联创投持有的上述四家公司被冻结的股份市值高达7.76亿元。

此外,记者还发现,就在股权被冻结前,通联创投已将其持有的1822.5万股方正电机和800万股南通锻压质押给万向财务有限公司用于融资担保。这不由得让人担忧,尖山光电逾期贷款是否也涉及万向财务公司。

曾距离上市一步之遥

令A股投资者大呼幸运的是,尖山光电倒在了借壳上市的前夜。去年5月29日,暂停上市多年的*ST北生为躲避退市危机,选择尖山光电作为重组对象欲放手一搏。然而,随着光伏市场寒意加剧,尖山光电上市梦无果而终。

不过,尖山光电受到行业下行的冲击之大还是超出了分析人士的预判。“一家企业前四个月净利润超过2000万元,上半年还在考虑借壳上市,到了年底就连贷款都还不出了。”一位光伏行业人士对尖山光电的“陨落”大摇其头。

借壳时公开的资料显示,除公司沿革过程中形成的数十名自然人股东外,尖山光电拥有9家PE股东,其中不乏荣盛集团、华峰集团、科尔集团等浙江知名民间资本的身影。其中关系最为特殊的当属通联创投。

通联创投早在2010年7月就成为第一批参股尖山光电的创投公司,且与当时其他几家创投公司千万元上下的出资额相比,通联1.15亿元的大手笔彰显出其对尖山光电的看好。截止2012年5月,除了实际控制人沈海会与董回华控制的股权外,通联创投实际上为尖山光电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达22.97%。

谁来救赎,万向还是政府?

资料显示,通联创投成立于2000年12月,由万向集团下属通联控股持有83.33%股份,浙江省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持有10%股份,普天东方通信(600776,股吧)集团有限公司、杭州市财开投资集团公司、杭州市萧山区国有资产经营总公司分别持有3.33%、1.67%及1.67%的股权,可见,通联创投有着一定的“政府背景”。

尖山光电曾表示,社会资源是公司的优势之一。而事实上,政策之手或许同样左右着尖山光电的借壳之路。自从2011年开始,尖山光电的营业利润就出现了同比近九成的大幅下滑。但就是同一年,尖山光电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却超出营业利润逾千万元,达3610.59万元。去年1-4月,公司净利润同样高达2198.81万元,远超出202.59万元的营业利润。遗憾的是,政府之手最终没掰过市场之手。

“通联创投背靠资金雄厚的万向集团,万向为什么对下属公司的困境坐视不管?”这是不少人的困惑。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的情况是,由于尖山逾期贷款金额较大,且仅作为担保方,通联并不想轻易当“冤大头”,“尖山光电和通联创投好像正在与政府博弈,希望当地政府能出手解决尖山的困境。”

不过,政府的决策意向并非企业所能掌握的,且作为光伏大省之一,浙江省政府目前要帮助的光伏企业也不在少数。尖山新区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近期,嘉兴市政府出台光伏行业扶持政策大幅向嘉兴市秀洲区倾斜,而令尖山新区烦恼的是,对于尖山光电的未来,当地政府至今仍未有一个明确说法。

 

分享到:

关键字:光伏

中国储能网版权说明:

1、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代表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立场或证实其描述。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请在30日内进行。

4、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3661266197、 邮箱:ly8351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