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首屏 > 新闻 > 财经观察  返回

车企复工第一周:有主机厂为员工供吃供住 上下游供应链吃紧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中国经营报 发布时间:2020-02-18 浏览:
分享到:

本报实习记者 高沛通 记者 赵毅 广州报道

“开工。”2月10日上午10时许,小鹏汽车的员工张弛发了一条“文案”颇为简洁的朋友圈,配图中他的同事们戴着口罩在排队等待检测体温,前方是两个拿着体温枪穿着防护衣的工作人员,远处清晰可见有“小鹏”字样和小鹏汽车logo的办公大楼。

口罩、体温检测、消毒……某种程度上,这构成了当下人们谈起“复工”的第一印象,但对于拥有复杂供应链的汽车行业,囊括进市场情况,汽车4S店,一、二、三供应商等等之后,车企复工往往要考虑更多的问题,也成为国家庞杂且关系紧密的实体经济在疫情背景之下尝试“转动”的缩影。

车企“复工”

“明天去上班了,紧张。”谈到工作,位于小鹏汽车广州总部的员工林曦在沟通中既有“做好分内事”“没有过分焦虑”的职场人的理性,亦有疫情之下个体角度的谨慎。

2月10日,小鹏汽车复工,林曦向本报记者介绍,公司的所有园区、办公区的出入口处,均设置检测消毒位,行政人员对前往办公的员工每人每天发2只口罩,快递、外卖等的接收也被统一管控流程。“以安全为上,不鼓励大家去挤,有必要工作的话会回公司复工,其他的话会线上办公。”得益于公司应急小组的迅速响应和春节以来发动全公司的资源,在众多海内外伙伴的帮助下,林曦称公司的口罩等防疫物资暂时不会出现短缺。

谈及复工,车企往往分为“生产线”和“非生产线”,后者涵盖行政人员、销售人员等,在林曦眼里,公司的研发人员属于非生产线,“云办公”的难度要相比生产线低一些。2019年11月,小鹏汽车首席人才官廖清红曾在公开演讲中提及,公司有近5000人,60%属于研发人员。而在近期的沟通中,小鹏汽车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按照地方政府的规定,延期到2月10日复工,延期周期为10天,对既定节奏确实会有一些影响,但目前影响不大,仍在可控范围内。

同样于2月10日复工的东风日产,开启的是“云办公”模式,其2019年全年终端销量为117.03万辆,拥有百万级的产销体量。对于复工,东风日产方面称,“各地工厂复工时间,根据供应链和当地政府要求有序展开”,“保障人员的安全和尽快恢复正常的经营秩序之间,要取得一个平衡,而这个平衡是大到国家,小到个人都在做的”。

东风日产机关职能部门2月10日远程办公,2月17日逐步返司到岗,公司午餐晚餐自选餐改为套餐,增设餐桌隔板

“不容易。”一名东风日产内部员工向本报记者透露,疫情之下复工,由于外地返回广州的要面临隔离,房东“不愿意”,很多员工从外地回到广州无法进入出租房,“我们公司协调了170多间宿舍,提供被褥餐食,还消毒”,“跟社区协调”。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则能看到车企对于复工的准备。本报记者从东南汽车方面获悉,在复工之前的2月6日,东南汽车董事长陈锋等前往闽侯县青口管委会,与闽侯县副县长、青口管委会主任程心东就东南汽车复工前的疫情防控准备工作进行交流。东南汽车储备了近2万个医用口罩,准备了大量消毒液和测温仪;在确保必要的生产经营工作的前提下,灵活安排员工上班,对非必要到公司上班的员工安排在家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完成相应工作。当天,陈锋等前往东南汽车员工宿舍、食堂、生产车间等区域,对现场情况进行详细了解。

东南汽车公关总监陈百慧则在与本报记者沟通中称,自2月10日公司已小部分复工,实行轮岗复工制,2月12日是她轮值上班的时间,公司设置了多个体温检测点,早上体温检测合格才可乘坐班车,员工进公司大门均需要体温检测,午餐实行分批就餐,一人一桌,避免聚餐,且中午每位员工需再次体温测量,除定时消毒,下班后整个办公区域及公共区域再次彻底消毒,另外全天会有安全巡查员不定时对公司内安全防范情况进行检察。

但仍有较多员工仍未回到务工地,亦有企业面临防疫物资缺乏的问题。就职于一家华南车企研发部门的文森在沟通中透露,其公司截至目前仍未通知明确复工时间,他目前仍在家。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的调研结果则显示,40.6%的经销商称防疫物资短缺不支持复工,34.4%的经销商称员工返岗交通有困难。

据本报记者了解,身为劳动力输出大省的河南省,部分县城采取封村举措下,目前若要离开需要县里审批办理“通行证”,申请表格中填写车牌号和行车证号,“通行证”有效期为4个小时,且离开后在疫情结束前不能返回,部分着急且非自驾出行的复工者截至2月12日正尝试“拼车”离开,部分村子亦刚刚申请到第一张“通行证”。

关系“紧密”的供应链

“不开工,上下游吃啥?”2月11日,一名车企内部人员在沟通中称,车企开工,又与供应商的复工紧密相连。

而在复工之际,市场上传出消息,称北京奔驰为零部件供应商向天津市政府及天津市武清区政府发出复工函,在市场上流出的一份盖有公章的相关文件中,显示北京奔驰只有一天安全库存,一旦停限产一天,都将导致北京奔驰停产,若北京奔驰不能在2月10日复工,经济损失每天将超4亿元人民币,为京津冀发展带来损失。据公开报道,天津市武清区汽车产业园相关值守负责人向媒体确认了北京奔驰致函要求复工事宜。

在车企从事研发工作的文森向本报记者称,据其了解所在的公司正常情况会准备3天的库存,通用件会准备得相对较多,开发新车型时要进行很多轮次的修正和验证,这个过程中是主机厂和所有供应商一起来做,有需要修改的部分需要主机厂的项目工程师和供应商一起探讨改善,然后供应商生产单位试样件来给主机厂检验,检验中也需要很多第三方的检验机构、设备、场地协调配合,而这还仅仅是主机厂和一级供应商的层面,一级供应商和二级、三级供应商亦要协调配合。由于相关产品需要长周期的验证,供应商亦不能轻易更换,而缺乏零部件,研发出来的车型没办法组装生产。

一名华南车企的产品经理则表示:“由于疫情的原因,汽车行业制造端的整个供应链受到了影响。”湖北的零部件供应商很多是供应全球的,对于主机厂而言,供应商遍布全国,而没有零部件,对车企肯定会有影响,“多轨供应可能影响小一点”。

另一家华南车企的内部员工在沟通中称,公司是否复工取决于供应商的复工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供应链中的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并不强。2019年10月,中国汽车工程学会荣誉理事长付于武在中国汽车蓝皮书发布会上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曾称:“我们统计的10万家零部件企业,其中约有8万家是低水平重复建设,这些很大部分是要被淘汰的。”

2月11日,文森向本报记者分析:“很多(供应商)公司都是在前几年汽车行业大发展的时候出来的,那时候需求量大,东西做出来就有人要,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而且对于供应商而言,如果由于疫情的限制,供应商产能部分开放时,有限的产能里肯定会优先投入大的公司订单,而不理会小主机厂的零星订单。

“最后一根稻草。”近期在与多名汽车分析师以及车企内部人士沟通时,谈及经历连续两年车市下行后,对方就此次疫情对于部分弱势品牌和本身经营状况就堪忧的中小企业的影响表达出类似观点。

在车企此轮集中复工前夕,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撰文称,其认为不仅是经销商,整个汽车产业链和制造业都面临巨大的冲击,各方应该想办法让企业活下去,不能把疫情当成优胜劣汰的机会,要让每一个企业都在疫情中有更多的选择机会,“真正实现企业优胜劣汰的是充分的市场竞争”。

综合复工效率低下的经销商

“压力大,顶不住。”2月12日,一名湖南的汽车经销商谈及疫情对于公司现金流的影响时称。他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在线办公和招揽顾客,“只能这样做,网上直播卖车”。一名浙江温州的汽车4S店负责人则表示,相关部门仍未同意其复工, “看疫情状况等通知”。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2月12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进一步扩大了经销商复工调研的范围和样本,截至17时,协会对会员单位及相关企业进行了经销商节后复工第三日情况调研,涵盖约20个省区市的60家汽车经销商集团,涉及4S店共计3997家。

调查结果显示,当前汽车经销商员工复工率为20.2%,销售效率4.7%,售后效率6.2%,综合复工效率8.40%。其中,员工复工率指已开工店数占调研总店数的比重(开工店需在岗员工超过半数);销售效率指当期整车销量能够达到往年同期的程度;售后效率指当期售后产值能够达到往年同期的程度;综合复工效率则是上述三项指标的加权平均数。

具体来看,对于汽车经销商未能复工的原因,上述数据显示,有71.9%的经销商在调研中称地方政府规定了复工时间,40.6%的经销商称复工申请未得到批准,40.6%的经销商称防疫物资短缺不支持复工,34.4%的经销商称员工返岗交通有困难,另有21.9%的经销商称复工业务少不能支持各项开销。

此外,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对多地742家二手车交易市场在疫情发生后开始情况调研,结果显示共有27家复工或部分复工,占调研总数的3.64%,未开工原因中,上级通知、当地政府有严格审批要求并规定开市时间的市场占95%,已复工的市场商户到岗率不足20%,客源稀少,对于暂未复工企业,大多数将于2月17日陆续复工。

此外,本报记者从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获悉,该协会于2月11日已向国家发改委正式提交了《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对汽车流通行业影响及政策建议的报告》,报告显示,从产业链和影响趋势看,汽车流通企业当前面临“极大资金流动性风险”,经营受阻导致经营回款断流,为此,报告向政府主管部门提出包括放开限购限行政策、完善表里二手车交易的政策环境、开拓广大农村市场等措施。

2月10日,本报记者从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获悉,广东省汽车流通协会、深圳市汽车经销商商会、广州市汽车服务业协会等10家汽车商(协)会发出倡议,呼吁汽车厂家减轻经销商压力共度时艰。倡议文件显示,虽然经销商企业陆续开业,但实体店门可罗雀,销售几乎停滞,员工工资、场地租金仍需照常支出。

本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月13日,东风日产、广汽传祺、东南汽车、东风启辰、东风风光等大量车企已出台相关政策减轻经销商压力,内容包括调整考核目标,给予一些金融方面的政策等等。

一名车企内部人员在沟通中称,车企跟经销商“在一条船上”,不会坐视不管。他同时表示,对于经营情况本身比较良好的车企,或许可以提供很多援助,但对于自身经营情况就不乐观的车企以及相关经销商,可能很难坚持下去。

“我们在真正见证历史。”林曦在沟通中说道。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则在沟通中称,相信熬过这一次疫情的车企,未来在市场上会有“一席之地”。

(本文中林曦、文森均为化名)

关键字:新能源汽车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