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氢储能二级 > 特别推荐  返回

铂金下跌矿场“休眠” 新能源汽车能否提振需求?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2020-04-02 浏览:
分享到:

全球疫情爆发后,除了石油价格暴跌、美股熔断、消费需求断崖下降,贵金属价格也大幅波动。

其中黄金失去避险色彩,遭大量抛售;铂金超跌引得首饰商大规模“囤料”;钯金等价格上窜下跳,其行情被业内比喻为“猴市”。

同时,铂族金属最大的终端需求领域是作为汽车催化剂降低尾气中有害排放。但在全球疫情蔓延,局势尚未明朗的情况下,航空、酒店、餐饮业相继停摆,汽车产业也迎来了减产。

铂族金属需求大幅减少将如何影响铂金、钯金价格走势?钯金价格大幅波动且对铂金溢价过高,如何解决供需失衡问题?加之电动汽车的发展,是否会撼动燃料电池车的地位,从而削弱铂金需求?

铂金大跌首饰商囤货

受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市场暴跌影响,铂金从年初的980美元/盎司,下跌260美元至当前的720美元/盎司。

3月16日,铂金价格创下了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触及558美元/盎司,为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钯金价格上蹿下跳,2020年初钯金从1940美元/盎司起步,最高涨至2876.33美元/盎司,涨幅高达48.3%。但近一个月内价格波动剧烈,价格先回落至1495美元/盎司,而后又反弹至当前的 2259美元/盎司。

追溯至2016年,钯金价格低点为452.35美元/盎司,涨至目前最高价2800美元/盎司之上,4年涨近5倍。

世界铂金投资协会市场研究部负责人Trevor Raymond在接受第一财经记采访时分析称,受疫情影响,铂金价格下跌很大程度上缘于黄金价格的下跌。而黄金价格下跌是因为市场流动性急剧减少,导致很多投资者抛售黄金以应付现金需求,所以这不是单一资产的问题。

在某业内人士看来,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下,铂金价格大跌为铂金首饰生产商提供了难得的囤料机会,超跌的铂金价格将刺激国内铂金首饰的库存周转。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铂金价格从2100美元/盎司暴跌至700美元/盎司,而中国首饰厂在铂金价格暴跌后的六个月内额外买入了100万盎司(31吨)的铂金,推升铂金价格从700美元/盎司反弹至1500美元/盎司。

深圳冠华珠宝有限公司独立董事陈楚焕说:“深圳水贝的铂金首饰批发厅内,3月中下旬,铂金销售迎来一波高峰,近期一位之前从不经营铂金的批发商朋友突然来电询问我铂金的情况,并订购了十公斤铂金饰品。也有行业外朋友找公司订购了30公斤铂金投资金条。此外一些过去从事铂金生产的朋友,也过来咨询对铂金业务的看法,准备启动铂金生产线”。

供给方面,南非占全球铂矿供应量的70%左右,受疫情应影响该国铂金矿场停产。

Trevor Raymond还提道,跟铂金情况不同,钯金跟铑金的价格下跌是因为期货市场的投机头寸的减少,导致钯金是大幅度下滑。

上述业内人士强调,尽管钯金价格也暴跌,但现货市场依然短缺严重。同为铂族金属,但是钯金对铂金的溢价维持在高位水平。

重塑市场格局

铂、钯都属于铂族金属(铂、钯、铑、钌、铱、锇),储量稀少,矿藏集中分布于南非和俄罗斯。

由于铂族金属(PGMs)具备熔点高、抗腐蚀性强等特点,是汽车行业催化剂的重要材料。

目前,受疫情蔓延影响,包括欧、美、日、韩等整车制造业集中地合计已有超过100家汽车工厂处于停产状态,而工厂停产也给车企和各国汽车产业造成了较大的损失,从而影响道铂族金属的需求。

金属聚焦(MetalFocus)合伙创始人Nikos Kavalis认为,新冠疫情使整个铂族金属供应链端、物流公司以及终端所有消费企业、运用的企业都将面对很大的挑战和变化,但这并不会持续太久。

花旗银行分析报告指出,受疫情影响今年全球汽车销量可能下降10%,使钯金的消费量减少近60万盎司(约占全球年需求的6%),铂金的使用量减少近30万盎司(约占年需求的4%)。

Nikos Kavalis分析,整个铂族金属在这次疫情影响下市场基本面发生了变化,短期内铂族金属以及贵金属市场面临的挑战还是会持续。不过一旦疫情影响减少,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需求以及供应端反弹的幅度会比较大,预计2021年市场会出现一波需求的回弹。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汽车催化剂对钯金的需求大约是铂金的3倍,导致钯金市场此前持续处于短缺状态,这与铂金市场的供给过剩形成了鲜明对比。

随着各国环保政策的趋严,要求车企必须在内燃机或混动汽车催化剂中加载更多的铂族金属以降低汽车实际道路行驶中的有害排放。加之柴油车的需求下降,汽油的需求增加,从而进一步加大钯金的需求。

不过长期来看,随着汽车行业的发展,铂金钯金需求格局将发生大的改变。

由于燃料电池主要使用氢作为能源,具有高效清洁的优势,因此燃料电池汽车(FCEV)的崛起,将对铂金需求起到很大的提振作用。

同济大学助理教授邵建旺对第一财经记者称,中国汽车产业正处于从传统内燃机车,向包括混动、电动和燃料电池等新能源汽车转型的一个漫长过程中。燃料电池汽车依赖于氢燃料电池组,铂金是当前唯一具备规模化生产能力的质子交换膜,成为燃料电池的催化剂材料,因此铂族金属会与汽车环保起到燃料电池汽车和新能源的协同发展。

据业内人士介绍,一台丰田Mirai氢燃料电池汽车需要25g~30g铂金,普通柴油车催化剂需要3g~5g铂金。假设科技进步把载铂量下降到17.5克,而氢燃料电池车市场未来占有率达到6%,那么全球需求量将达到350万盎司,占目前市场供给的40%。

巴斯夫环境催化亚太区研发中心副总裁陈效林也认为,未来10年内燃机汽车将还是主流。混动汽车会增长,可能增长得比电动车快一点。但混动汽车还是需要用到铂族金属催化剂且有低温需求,所以铂族金属在汽车领域依然具有前景。针对当前钯铑价格居高不下的现状,陈效林指出,铂钯铑三种金属需要保持平衡发展,最好在汽车领域都有应用才能分散风险。

金属聚焦公司预测,铂金的价格在未来2~3年时间内可能会继续承压,但是在2025年之后由于整个全球铂金市场的基本面发生比较明显的变化。会从之前供应过剩转变供应不足,所以认为2025年以后铂金价格会有比较明显的上涨和回弹。

铂钯替换还有多远

Trevor Raymond指出,当前铂族金属市场处于失衡状态,汽车企业面临钯铑价格及供应风险,要解决钯金短缺与价格高涨的问题,在汽油车催化剂中以铂取代钯是未来3~5年唯一解决之道,实现铂族金属市场平衡。

今年3月,全球化学产品巨头巴斯夫(BASF),南非铂族金属矿业公司Sibanye Stillwater及Impala Platinum联合发布,在南非两家矿业公司的支持下,巴斯夫成功研发了一项创新科技,可以在汽油车催化转换器中用成本较低的铂金部分替换价格高昂的钯金,且不影响汽车尾气排放的效果。

这一创新技术的普及不仅能够帮助主车厂降低成本,缓解严重的钯金市场短缺,而且能再平衡铂族金属市场,推动矿业的可持续发展。

该公司预计该技术将从2023年开始实施,在汽车制造商进行测试并证明其符合政府对每辆车的排放规定后,有可能在2022年进行应用。

对于疫情之下铂钯替换的问题,陈效林认为,当前可以针对“铂钯替换”做一些战略指导性的准备,为之后的落地实行奠定基础。

业内人士则强调,替换的决定权在于主车厂。海外的主要车厂因为通常有使用远期交易合同管理3-5年铂族金属需求的策略,替换这件事情上不一定会很迫切。但中国的主要车厂往往不做套期保值,只是在现货市场购买所需的贵金属,过去两年在钯、铑市场上受伤最深,应该是最迫切希望进行替换的。

关键字:铂金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