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储能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数字能源网 > 新闻报道  返回

动议、搁置、再出发,起底闽粤联网工程

作者:中国储能网新闻中心 来源:南方能源观察 发布时间:2020-04-26 浏览:
分享到:

文 | eo记者 姜黎

编辑 | 冯洁

从“七五”到“十三五”规划,闽粤联网工程终于在2020年收获了一份新的时间表。

按照国家电网公司2020年特高压及重点电网项目前期工作计划,闽粤联网工程由国网福建电力牵头,2020年5月计划完成合资公司成立事宜;国网发展部牵头,华东分部、国网福建电力配合,2020年8月获得核准。

而在此之前,该项目已有实质性进展。2020年1月17日,广东省梅州市自然资源局官网对500千伏闽粤联网工程(广东段)办理选址意见书进行批前公示。

据eo了解,至少从“七五”酝酿西电东送开始,有关推进福建和广东电网互联的设想就已经展开讨论。2016年,闽粤电网联网工程被列入国家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开始逐渐推进。而“十三五”的收官之年伊始,受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影响,全球各国为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使出浑身解数,全力推进电力工程在一定程度上被赋予了超越行业的意义。

国家电网将年内需推进的特高压及重点电网项目分为特高压项目、提升特高压通道效率效益项目和330千伏及以上电网项目三类,闽粤联网项目就属于第二类。

项目从动议到推进的数十年间,电力工业格局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福建、广东两省的电力供需关系也在不断发展之中,期间搁置又重启,串起了一段省间电力互济的微缩史。

西电东送备选方案

闽粤联网是国家电网与南方电网之间的第二条互联通道,目前其定位并非送受电干线,而是互补余缺、互为备用和紧急事故支援。连接福建、广东两省电网的最早动议可以追溯到西电东送战略酝酿之时。

2000年,原国家计委主持召开了西电东送发展战略研讨会,并向国务院提出加快西电东送工程建设的建议,获国务院同意。同年,贵州、云南的第一批西电东送电力项目开工建设,标志着我国西电东送工程全面启动。

西电东送有三条通道,北通道是从陕晋蒙能源金三角输往京津地区,目前包括从新疆、河西走廊、宁夏向华北、华中、华东送电;中通道是从三峡输往华东地区,现在又加上了将金沙江和川渝水电输往华东电网;南通道是从云南、贵州将主要为水电的电力输往珠江三角洲。

其中,解决南部省份广东的缺电问题是西电东送的一大任务。

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生前回忆,2000年8月初在北戴河举行的中央办公会上,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李长春同志带去的一个重大议题就是要求中央批准在“十五”期间广东省新建1000万千瓦机组。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建议在贵州、云南建设1000万千瓦发电机组,以水电为主,然后将电送往广东省,这样可以一举两得,既满足广东省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又为西南部的经济落后省份找到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但向广东送电1000万千瓦之后,还是有相当缺口,因此,三峡向广东送电300万千瓦至关重要,这样就有了从三峡到广东的三广±50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第一条是2002年4月动工、2004年6月投运的三广(三峡—广东,±5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

原电力部副部长姚振炎同志曾提出,将川渝电网与云贵连接起来,既可解决二滩电力消纳问题,也可增加对广东的送电。但是后来在论证过程中,由于从四川连接云贵的输电线路建设也有诸多困难,最后还是放弃了该方案。

此外,还设想过将福建电网和广东电网相连,将福建省内多余的电力送往广东。

回顾西电东送工程的决策和实施时,张国宝曾对媒体表达过闽粤电网分割不合理、应顺应两个沿海省份经济发展速度联网的意见。

原国家电力公司战略规划部、动力经济研究中心在《2000年全国电力市场分析》一文中指出,2000年全年GDP增长预计将达到8.1%左右(实际GDP增长率8.49%)。其中福建电网有一定富余,海南电网电力装机过剩较多,广东电网电力供需紧张。据当时的测算,“九五”前四年福建装机增速为10.4%,用电增速为7.6%;广东分别为7.2%、8.0%。单从供需来看,两者具有一定互补性。

福建省电力勘测设计院李荣敏曾发表论文提到,“十五”期间,广东省全社会用电量将继续保持高度增长,抓住广东“十五”期间缺电的机遇,实施与广东联网工程,向外拓展电力市场,参与广东电力市场竞争,可以解决福建近期电量相对过剩的问题。

张国宝曾透露,“对于广东、福建电网联网,福建省当时很积极,但广东省由于仍想着在自己省内建设发电厂,对两省联网不太积极,直至今天也未能实施,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搁浅“十二五”

两大省网联网的想法搁置了数年,直到“十二五”时期,似乎看到了重启的曙光。

2009年6月10日,时任广东省常务副省长黄龙云晚上在广西南宁荔园山庄国际会议中心会见了福建省副省长叶双瑜,双方就加快推进广东电网与福建电网联网前期工作有关事宜进行了会谈。

当时媒体报道,时任福建省政府副秘书长林昌丛、广东省政府副秘书长林英,福建和广东省发改委、经贸委以及南方电网公司、福建省电力公司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谈,“双方对于加快推进闽粤电网联网工程形成了广泛的共识”。

在两省主要领导会面前,国家电网公司已将福建与广东电网联网工程列为重点前期项目,并汇报要求国家发改委牵头推进项目。根据当时的消息,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两省政府、两大电网公司等八个单位正形成合力推进闽粤电网工程,力争2010年开工建设。

据eo了解,“十二五”期间,在福建方面的推动下,闽粤联网工程有了初步方案。

翻阅福建省“十二五”能源规划,可以找到这样的表述:电源点布局与负荷分布不协调,北电南送容量呈现扩大趋势,电网面临极大的送电压力;与省外电网联系亟待加强。

根据规划,到2015年,福建电力总装机容量要达到5200万千瓦,新增装机1720万千瓦;电网要加快特高压电网建设,推进与周边电网联网;全社会用电量从2010年的1315亿千瓦时增加到2015年的227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5%。

但是,在2013年9月发布的广东“十二五”能源规划中则难以找到与周边电网联网相关的文字。

广东判断,“十二五”是广东工业化和城镇化加快发展的时期,能源需求仍将保持较快增长,但一次能源资源匮乏,对外依存度高,能源供应容易受到运力紧张、价格波动和极端气候等因素影响。电源方面,特别提出“合理增加接收西电,争取西电送粤电力增加1300万千瓦,其中云南1000万千瓦,贵州300万千瓦,同时,在保障安全和质量的前提下稳步发展核电,进一步优化火电发展布局和结构;电网方面则集中推动省内500千伏骨干网络、220千伏及以下输配电网和西电东送通道的建设。

不过,2014年9月,福建能源监管办向福建省政府递交《关于福建省2014年上半年电力运行情况回顾及下半年形势分析与对策建议的报告》。当时,福建能监办相关人士指出,经过大量工作和艰苦努力,促使闽粤电网联网工程进入项目可研阶段是上半年能监办的工作突破之一。

这个时候,全国电力供需的宽松趋势在福建已悄然显现。

2014年3月,作为外送端的福建,受浙江用电需求减弱以及外送通道受限等因素的影响,上半年送华东电量仅11.6亿千瓦时,同比减少60.9%。而省内沿海三地用电增长快速,内陆地区势头趋缓,上述报告中数据显示,南平、三明、龙岩等内陆地区平均用电增速仅3.9%。2015年,受经济下行市场疲软等因素影响,福建全省全年用电同比下降0.2%,其中工业用电下降1.5%。到了2016年需求才恢复增长,全省用电量累计达1968.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6.3%,呈中速增长。

而《2016年广东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广东2016年全社会用电量尾5610.13亿千瓦时,增长5.6%,低于当年全国增速。其中,工业用电量3602.65亿千瓦时,增长4.5%。

广东电力供应的主力军之一西电也在“十二五”期间遭遇了严重的供过于求状况。从2013年起,云南弃水现象日趋严重,2015年在全省来水偏枯近三成、煤电利用小时数仅有1557小时及外送电量近千亿千瓦时的情况下,弃水电量仍达152亿千瓦时。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认为,“十二五”末期、“十三五”初期是福建最希望促成闽粤联网的时间段,2013-2017年间福建连续投产8台核电机组,省内消纳吃力。根据2018年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浙福特高压交流等十项典型电网工程投资成效监管报告》,浙北~福州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投产以来,发挥了一定的联网功能,但输电能力发挥不充分,这意味着外送电途径承压。广东则一方面存在其他外来电消纳压力,另一方面要保本地电源消纳,双方缺乏合作动力。

2001年1月1日原国家经贸委发布《电力工业“十五”规划》之后,“十一五”、“十二五”电力专项规划未见踪影。福建一方的“单相思”也由此被搁置了下来。

纳入“十三五”

2016年11月7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正式发布《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下称《规划》)。这是时隔15年之后,电力主管部门再次对外公布电力发展5年规划。

《规划》指出,“十三五”期间,华东地区电网将初步形成受端交流特高压网架,开工建设闽粤联网工程,长三角地区新增外来电力3800万千瓦。

《规划》发布后仅一个月,国网福建省电力公司发展部一行就到福建能源监管办围绕福建省“十三五”电网发展规划、闽粤电网联网工程及沿海第三输电通道建设方案的前期工作进行汇报。时任福建能源监管办张建平专员及相关处室负责人参加了汇报会。eo查阅相关消息,张建平目前已调任国家能源局南方监管局局长。

据当时的官网消息,福建能源监管办主要负责人强调,闽粤电网联网工程已列入国家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要从投资模式、运营模式、管理模式三个方面考虑加快前期工作,编排项目建设进度表,力争“十三五”期间完成建设任务。

据eo了解,由于联网工程牵涉到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投资模式一直难以达成共识。在早期以送受电为目标建设项目搁置的情况下,闽粤联网的定位随着福建、广东两省网源结构的发展变化,也发生了一些调整,进而引发了围绕投资回报模式的讨论。

2006年,曾有福建省电力勘测设计院、广东省电力设计研究院联合发表论文分析了联网效益,结论包括:福建、广东联网有明显的错峰效益;有利于更大范围竞争性电力市场的建立, 扩大电网公司和用户的选择范围, 降低购电成本;联网后, 两省电网可在紧急事故时相互支援, 降低运行风险等等。

一位曾长期从事电网规划的人士指出,福建和广东两省的电源、负荷结构相似,体量、规模也相差无几,两省联网,实现省间互济的效果并不明显,互为余缺备用更加“实在”。

据悉,闽粤联网工程在广东落点在梅州,属于粤北地区,若通过点对网方式从福建送电至广东,难以直接补充到广东的负荷中心,必须经过省网内部输送,而广东省内从粤北送电到珠三角负荷中心本身就存在一定程度的线路阻塞,该方向上可用电网资源稀缺,而第一落点所在地本身又并不缺乏电源。

“落点的选择意味着只有当两省其中一个出问题了,发生了紧急情况才派得上用场。”上述业内人士说。

2018年8月21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在深圳组织召开“闽粤联网”项目推进会。国家能源局、广东省能源局、福建省发改委、南方能源监管局、福建能源监管办、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电规总院、中咨公司、国网经研院及我院相关人员参会。时任电力司副司长赵一农主持会议。

会上赵一农强调,有关各方应统一思想,打破壁垒,共同努力推动项目进展,并提出项目应具备适应未来市场化发展的能力。

2018年9月,国家能源局印发《关于加快推进一批输变电重点工程规划建设工作的通知》,要在2018、2019两年核准开工九项重点输变电工程,合计输电能力5700万千瓦。这九大工程中,共有七个特高压工程,另外两个则是云贵互联通道工程和闽粤联网工程。

工程附表中闽粤联网的建设方案是建设直流背靠背及相关配套工程,建设必要性为“加强国家电网与南方电网之间的电气联系,互补余缺、互为备用和紧急事故支援”,输电能力200万千瓦,预计核准开工时间为2019年。

相关媒体报道,该项目由国网和南网共同投资,拟采用直流背靠背联网方式建设,规划在福建境内新建1座直流背靠背换流站,通过2回交流500千伏线路分别接入福建东林和广东嘉应500千伏变电站(梅州首座500千伏变电站),途经漳州市漳浦、云霄、平和3个县。

以往绝大多数跨省区输电工程都是电力输送为主要功能,因此可按照容量+电量的模式回收投资,但对于主要功能是余缺备用的跨省联网工程缺乏可供参考的投资回报模式。

前述业内人士告诉eo,由于不能使用电量回收模式,闽粤联网工程的投资最终将分摊至福建、广东两省的终端电价当中。但在当前电价约束趋紧、电力体制改革不断推进的情况下,分摊标准又成了棘手问题。

“工程资产并非平均分布在两省,如果按省界划分,分摊至相应省份的电价中,双方始终觉得不公平。”一位知情人士告诉eo。

2019年,在稳投资、特高压重启的背景下,闽粤联网工程持续推进。如若参照特高压跨省区投资,则由送受端省份均摊,闽粤联网如何确认,还要静待最终的结果。

虽然细节有待商榷,但供需“天平”微妙的变化使得广东对闽粤联网的意愿似乎有所增强。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2018年到2019年间,云南来水偏枯,加上高耗能产业西移,省内负荷上升势头明显,而广东最高负荷也屡创新高,推进气电、海上风电等高价电源投资最终将推高省内电价,给正在进行的市场化改革带来新的挑战,如何继续“稳住”西电东送成为远期焦虑。“‘十四五’全国电力供应总体趋紧,就广东来说,‘十四五’末期偏紧,‘十五五’的电源‘着落’不明。而福建2019年燃煤机组利用小时数已达到4700小时左右,过剩局面得到有效缓解。”

2019年3月15日上午,闽粤联网工程可研工作启动会在福州召开。赵一农在会上说,闽粤联网工程筹备已久,是国家电网公司和南方电网公司首次合作的工程,具有历史意义,要创新性开展各项工作,争取早日开工。

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深入,由行政方式推动双方合作,面临较大的波动,尤其是当送受两端供需出现大幅度变化,呈现极端卖方市场或者买方市场时,不仅会影响电力电量的交互,还将影响相关源网工程的规划与投资,情急之下的选择长远来看未必具有最佳的经济与环境效益。

2015年新一轮电改启动至今,省间交易规模不断扩大,其中市场化交易电量增加显著。根据北京电力交易中心近期公布的数据,2019年,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经营区域各电力交易中心市场交易电量2087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7.6%;电力直接交易电量1612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0.5%。广州电力交易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完成西电东送电量226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1%。

但省间交易大部分电力电量仍然由送受端政府通过框架合同确定。多位业内人士提出,“协议”模式未来应借着市场化的“东风”“升级”,通过合同、法律约束相关市场主体,这样既能实现相对可预期的供应,又可为投资主体提供更确切的决策参考,降低规划滞后需求变化的程度。

相关阅读

https://mp.weixin.qq.com/s/eulR3pP2CCSYjcjtixQJug

关键字:数字电网

中国储能网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储能网:xxx(署名)”,除与中国储能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者单位如需转载需注明来源(中国储能网)。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储能网)”的作品,均转载与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储能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图片(或配图)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涉及版权问题,可联系我们直接删除处理。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版权问题与本网无关,想了解更多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escn.com.cn

相关报道